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2021-05-11
日期: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一|纳|百|川    尚|艺|为|馨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林瑞安、邬璇、李科杰三人联展「秘·境」



2021年5月5日-2021年5月25日


   展览地址:

广州市海珠区东晓路536号尚研艺术空间

主办方:

一尚艺术研究院


5月5日上午

一尚艺术研究院主办的

三人作品展「秘·境」正式开幕







开幕现场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艺术家们和亲友团合照






艺术家专访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陈思思老师与艺术家的专访




关于个人经历


 Q:  从什么时候开始接触美术的?




 林瑞安:  我其实是很早就开始接触美术,因为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是从事艺术方面的,所以从小都耳濡目染,对美术有很浓厚的兴趣。

 李科杰: 小学,我从很小的时候就接触素描,算是为未来学美术埋下了伏笔。

 邬璇: 小学四年级,学校就有美术班带我们出去画写生,虽然那个时候还不是系统地接受学习,但我觉得算是绘画道路上的启蒙吧。



 Q:  你是以专业第几名上岸的?查成绩时的心情是怎么样?


 林瑞安:  我当时是以学院总分第一名上岸的,最激动是查初试的时候,因为我是跨校,所以还是很紧张的,但是知道初试的分数比较稳了知道复试也就没那么紧张了。

 李科杰: 国画专硕第一名,很忐忑,已经做好没过的准备。

 邬璇: 我是专业第四名上岸的,当时查到成绩的那一刻很开心,觉得自己那段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艺术家合照



 Q:  在画室的状态是怎么样的呢?你是怎么安排学习时间的?



 林瑞安:  我在画室的状态还是比较紧张的,老师督促地也比较严厉,而且身边的同学都很优秀,所以也促使我想不断地努力,争取在画室模考中取得更好的成绩。我们考试是分为文化课和专业课的,我整体的时间规划是前期专业7,文化3这样,专业好好训练,后期反过来,冲刺文化课。

 李科杰:  很想玩手机,一直控制自己不去玩,相对于高考而言,经历了大学的放羊生活,很难向高三一样去集中精力去学习,经常容易分神,但还是克制自己每天都有在学习专研。学习安排是上午文化,下午画画,晚上抽空会玩一下,劳逸结合。

 邬璇: 我那一年备考因为要同时准备毕业创作和毕业论文,所以时间和精力都比较少,一般都是早上在忙学校的事,下午到画室学习,晚上去补习文化课。画室的老师也很体谅我,会给我补上偶尔落下的课程内容。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艺术家合照




 Q:  作为上岸师姐/师兄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


 林瑞安:  要对自己的目标和方向有个很明确的定位然后制定计划稳步前进,文化和专业都是一样的,一定要清晰认识自己不足的地方针对性地逐个突破,稳定心态,不要操之过急。

 李科杰: 多和老师沟通,多和同学交流,认清自己的目标,做好学习计划,如何取舍画画与文化课之间的时间分配。

 邬璇: 我的经验是,越早准备这场战斗,你就比别人多一份赢的机会。



 Q:  有什么想对报考的学弟学妹说?


 林瑞安:  一定要对自己有信心,确定目标之后就要义无反顾地向前进,虽然过程是艰辛的,但是付出是一定有回报的!

 李科杰: 成功是偶然的,失败是必然的,我觉得一个人对事物要有自己的判断力,你认为这件事情你有多少把握。我不希望一个人对自己的专业能力和文化课的水平,为什么去读研究生,研究生是干嘛的都不了解的情况下就报考研究生,当然你也可以做好失败的打算。

 邬璇: 报考选择时要慎重,一旦目标确定了,就要不顾一切地往那个目标奋斗。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艺术家合照




 Q:  在美术这条路上有什么梦想吗?


 林瑞安:  因为我是学习国画这样的传统艺术嘛,所以我希望能一直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对于我们这样的传统艺术未来的路肯定是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结合时代精神不断去进步和创新的,所以我希望我的将来也能为这个领域贡献自己一份微薄的力量,让更多人喜爱国画。

 李科杰: 梦想做一条咸鱼。

 邬璇: 梦想是可以成为一位能影响一些学生艺术成长道路的老师。



 Q:  你的座右铭是什么?


 林瑞安:  不忘初心,继续前进。

 李科杰: 这世界既不黑也不白,而是一层精致的灰。

 邬璇: 努力了不一定可能,但不努力一定不可能。



关于作品专访



   林瑞安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竹风》《竹雅》《竹魂》《竹颂》33×95cm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繁花》33×95cm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静谧》33×95cm


 Q:  请你谈谈家庭环境对你书画创作的影响,你当时是怎样走上书画艺术的道路呢?



 林瑞安:  我父亲是学习中国传统山水的,我母亲是学习平面设计的,我从小就受到各种各样艺术思想的影响,我感觉我在不知不觉中就建立了一定的艺术审美了,长大之后也是比较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想着自己成长在南方,希望能走到北方去看看,所以选择了报考了北方的学校,并且当时自己的分数也挺好的,就选择了天美的国画系,走上了书画艺术道路。



 Q:  在你的书画创作过程中,还有哪些人、哪些事对你有特别的影响?


 林瑞安:  我觉得我的老师对我的影响是特别大的,我们本科时期的老师,像霍老师,他是比较喜欢跟我们讲很多有关儒道禪的思想,可能这些思想在我当时听的时候还不能完全消化,但是等我到了研究生阶段之后,在我心里就像慢慢发芽中的种子,不断影响着我自己现在的创作,画画的水平不仅在技法上要提高,同时背后的文化涵养也同样重要。现阶段对我影响最深的当然是我们的方老师了,无论是方老师对待艺术创作的热情还是对我们学生的用心都非常让我铭记在心并且非常感恩,对于我自己的学习路上能遇到这样一位老师,我真的感到特别幸运。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林瑞安




 Q:  你觉得你的花鸟画最大的特点是什么?


 林瑞安:  我觉得我自己的画面最大的一个特点就是比较清冷雅致,给人一种“静”的感觉,我也希望大家能从我的画面上感受到我看待自然生命的见解。



 Q:  你是如何看待传统与变革?又是如何融合到自己的创作中的?


 林瑞安:  其实传统艺术寻求变革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情,如何做到在做好不丢根本的基础上更近一步这其实是每一位传统艺术家面临的问题。我个人的想法是笔墨当随时代,在与时代的结合中寻求变革的语言。对于花鸟画要体现时代精神是不容易,我自己目前的创作也是在不断摸索中,希望能在题材和表现手法上寻求到突破点。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林瑞安




 Q:  看到《静谧》中有些外国花卉,你认为中国画的传统和当代的结合点在什么地方?你接下来的创作方向是怎样的?


 林瑞安:  我当时会选择一些外国花卉是因为我自己有段时间特别喜欢养花,在市场逛的时候我经常会被一些我叫不出名字的花吸引,我当时就在想如果把它们落实到笔墨上会是什么样子的呢,所以我就做出了一些尝试,发现有很不错的效果,我希望在将来能尝试更多,把这些想法运用地更加成熟。



 Q:  在你的创作中哪些书以及哲学思想对你有过帮助?


 林瑞安:  我平时会很喜欢看一些有关中国美学的书籍或者一些儒道思想的书籍,有些思想像“同自然之妙有”、“度物象而取其真”等对我的创作都起到了很关键的指导作用。




   李科杰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鱼之殇》 腰果漆 30×30cm 2017年



 Q:  《鱼之殇》这幅作品从构思到完成用了多长时间?



 李科杰:  大概两个多月吧。



 Q:  你在创作本次参展作品中遇到了哪些技术上的困难吗?


 李科杰:  我并不认为创作是件很容易的事情,创作所遇到的问题可真是太多了,没有方向,没有表现手法,对材料不熟悉,所有面临的东西都是问题,很多都不会,很多都是第一次去弄,需要问老师,问师兄师姐、问同学,以及自己的专研。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欣赏作品




 Q:  你希望通过这些作品,向来看展的朋友们传递出怎样的人生感悟呢?


 李科杰:  人生路漫漫,不只是有诗和远方,还有茶米油盐,生活往往最本质的是精致地过好每一天,喜欢打扫卫生,喜欢买自己想要的东西,和自己喜欢的人呆在一起,做自己热爱的工作,享受生活的本质,我觉得生活就是应该这样。



 Q:  对你影响最大的艺术家是谁?


 李科杰:  Krzenz,他是一名插画艺术家,很喜欢他对于体积的理解,让我终于知道怎么让物体动起来,画画不单单是经验,也可以是数学。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李科杰




 Q:  你觉得研究生对国画的探索最重要的是什么?该以什么心态去学习?


 李科杰:  我探索最多的是书法,以书入画。我想打好我的书法基本功,本科的时候没有时间好好去练习书法,研究生有着大把时间去研究笔法,字型,水墨。心态的话,我觉得,你得带着玩的心态,画画其实是件很枯燥的事情。只兴趣和好的老师才能让你坚持下去,老师可以是真正的老师也可以你的同学、朋友,给你指导和帮助,兴趣则是让你能够走下去的动力。



 Q:  你的油画作品《侗寨》以大自然风光和风俗为创作题材,透露了一种田园自然、享受生活的味道。作为国画科班出身,对你的油画创作有什么影响吗?


 李科杰:  《侗寨》这副画是我还没有分国画班的时候创作的。我觉得国画的表现和油画是有很大分别的,国画创作不太注重光线,特别注重线条,而油画注重的是光与色,我觉得国画对我画画创作最大的改变是注重以线条塑造体积,让我了解到线条不单只能用来打型。




   邬璇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遐想之境》系列之一 数码版画 75×53cm




 Q:  你这次参展的作品和“秘境”主题有什么微妙的关联?


 邬璇:  秘境,其实是一个人的内心世界,我的作品更多地都是用一些抽象的符号,去讲述一个又一个虚构的世界,这些都是我的内心世界,是我的遐想结果。



 Q:  你是如何开始版画创作的?有怎样的渊源?


 邬璇:  我是从大学才开始做版画了,我在版画道路上的启蒙是高中阶段无意中看到的一套木刻作品浮世绘,扁平又具有装饰性的风格深深地吸引了我,也让我在本科和研究生阶段毫无犹豫地选择了版画专业。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邬璇




 Q:  版画这种创作语言对你个人而言有哪些特殊意义?


 邬璇:  版画的创作语言其实还会细分到不同版种,比如丝网版画会注重色块硬朗的边线,黑白木刻会更注重刀法的变换,而我现在所主修的水印木刻方向,更注重木板的痕迹和水的韵味,我觉得这是跟心中那份诗意的向往有所关联的。



 Q:  你在创作中更注重表现什么?


 邬璇:  我在创作中更注重表现一些个人情感的落点,会将一些想法寄托在某一件物体上。



三人作品展「秘·境」艺术家专访



▲邬璇




 Q:  《遐想之境》中版画刻印的技法和多元化的信息社会相碰撞,那么你如何看待艺术创作中手工和科技的关系?


 邬璇:  其实艺术创作一直都在随着技术的出现,不断地变革,比如照相机的出现让写实不再是最主流的风格。数码产品对艺术创作的介入,其实早就开始了,只是有一部分可能还没有被大众所接受,我也希望一方面手工的东西不能丢,另一方面科技带来的便利也要我们好好地把握住。



 Q:  你的作品更多表现的是抽象的东西,甚至是哲学层面的东西。这是否是艺术家深入探索之后的必然方向?


 邬璇:  这也可能是个人选择的方向吧,艺术创作其实是很主观的,也有画家会将一生奉献在研究写实的道路上,这其中也有这些艺术家深入探索之后的结晶,并不一定所有人都去做表现的,符号化的东西,世界是多彩的,艺术品也是多样的。



—END—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