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微个展」广美|黄云:东方既白
2020-11-08
日期:

新锐艺术青年推荐

黄云

HUANG YUN


「新锐·微个展」广美|黄云:东方既白


2010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获学士学位。

2019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获艺术硕士学位。师从林若熹教授。


作品欣赏


「新锐·微个展」广美|黄云:东方既白


《神往》     45X45cm       2017年


生活感悟

自我接触绘画以来,最常听到的:艺术源于生活,又高于生活,要去体验生活!听了之后便不了了之,但一直存在着疑问:什么是生活?什么是艺术?画家与生活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时常说到真善美?我曾听前辈说过,每个艺术家的作品都应该不一样,即使所描绘的同一个事物,因上帝造我们每个人都是独特的,有不同的个性、喜好、生活际遇、人生体会等等的不一样而每个人都有所区别。


「新锐·微个展」广美|黄云:东方既白


《东方既白》     39X39cm    2018年


我出生在一个农村家庭,从小到大生活过得并不丰欲,但也总算充足。我小时候在家里就要干农活,插秧种田、担柴、放牛。无论是春夏秋冬,还是寒天热天,甚至是大过年的,都要赶农活。因此在我的成长中,家里的山高得令我汗颜,家里的路陡得让我寒颤,夏天热得使我的心都消化,干农活的土地昏暗并辽阔得让我望不到边际,从而感觉我的童年都是暗灰色的。时隔二十多年以后,曾经作为儿子现已成为父亲的我,从当年被动地承担农活,到如今要主动地在城市里找“农活”的机会,很多时候找到的并非如我所愿的“好活”。


「新锐·微个展」广美|黄云:东方既白


《迎日》     69X69cm      2018年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这句话不仅适用于农耕社会,也适用于现代都市。然而这话的意思并不只是说我们付出了多少,就会有多少等量的收获,但这却道出了一个很实际的问题:就是你不付出就肯定不会有收获!不仅农村的生活如此,城市的生活更是如此!所以在前几年的时候,我把家里所剩下不多的积蓄(本身一直以来就不多)用来赌一把;与我弟合作租别人门前档口做早餐,虽然做生意这事情本不是我的擅长,但为了我上研究生所需的费用就孤注一掷吧!凭借我弟的经验、出品技术以及我所仅有的小额资金,我们便着手启动了档口早餐项目,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尝试做小生意,所以每一步走起来都会特别的小心谨慎。其中维持我们这小档口的正常运作的关键;是需要一辆运输工具电动三轮车,当时为了确保我们每天可以正常运行这小生意,还是痛下决心花些成本买了辆全新的三轮车。而当我去购得这车并亲自开回来的时候,一路上我总担心着:这几千块钱的新车,放在哪里好呢?(因为我们放车的地方会常有小偷夜里作案)要是被偷了,档口就运作不了了,而且我们所有的运作成本也都用完了。这车每天来回运送我们早餐的凳桌、器具、餐料等,如果突然中途爆胎或翻侧,怎么办?这新车应该不会有什么毛病的吧?这车出问题了或不见了,档口的运营甚至我们家庭今后的开支也都会受到影响,那咋办?


「新锐·微个展」广美|黄云:东方既白


《霸王》    67X67cm      2018年


可想而知,这新的电动三轮车对于我们档口来说是何等重要的,绝不能够出任何差错。思虑到这突然让我想到:在过去的农耕时代——牛!对于一个家庭来说,特别是比较贫困的家庭,一头牛就显得何等的重要,因它是家里唯一承担耙田耕地这重活的主要劳作。万一那头牛生病了、受伤或是残疾了,田地里的粮食能按时播种,能如时收割吗?饭锅还能如常那样揭得开锅盖吗?甚至那头牛走不动了,或是死了,这个家庭里主要运作的动力失去了,有谁可以替代得了它吗?我人生中第一次明白到牛原来在农耕年代是如此的重要。同时也让我回想起之前在朋友圈上看到的一段视频:在广东粤西沿海的台风,当时的风速强劲得足以吹翻一辆车。然而一辆正停靠在小区楼下的帐篷小货车被狂风暴雨肆虐得摇摇欲坠,而那一刻在车的另一侧,就有一个身体瘦弱、撑起双手、倾斜着身体与他的小货车呈三角形状的中年男子,在与风暴抗争着,势要保护他家中这唯一的攒钱工具小货车,以免在暴风中被毁坏。但事与愿违,小货车被吹翻一侧,正着压中了这车的主人,后果就不用说了。事后有不少网友的评论:这人怎么这么笨,明知这么危险,却还要去这么做!就为了一辆车就付上了生命的代价,值得吗?......活该!......看后,当时我挺心酸的——这就是生活!这男子是他家中唯一的经济来源,这车也许是他收入的唯一工具,也许他儿子的学校正催逼着要学费,也许是他家里正有重病的妻儿或者母亲急待一大笔金钱,也许这是他千辛万苦借贷买来的一辆新车,车没了,希望也就没了......就在那个时候,我明白了,以前的牛就是现在的车,虽然时代变了,劳作的形式变了,但它们之间对于一个极有限的家庭来说其价值没变。


「新锐·微个展」广美|黄云:东方既白


《忆》      43X27cm      2018年


顷刻间,我手中的这辆三轮车它是活的,它不是一台冰冷的机器,它也不再是可有可无的,它已成为我家庭生活中很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所以今天以我作为一名画家来表现一头牛或一辆三轮车,它既是那么的熟悉又是那么的亲切。而我的这一张作品,她已不是一张轻飘飘的纸张,他也不是一个客观而简单的造型或颜色,她乃是我生活的感悟、人生的体验、情感的升华,她将成为我艺途中的一个脚印。

现在再来问;什么是生活?什么是艺术?我曾经听吴冠中先生说过:“我不鼓励我的孙子他们跟我一样搞艺术,是因为我不想他们跟我一样来吃苦!”如今我逐渐明白并体会个中的道理。


「新锐·微个展」广美|黄云:东方既白


《雅歌》    120X120cm      2019年


问与答


q1:目前你的作品中,最喜欢哪一幅?为什么?


黄:目前我最喜欢的是《神往》这一幅作品。

因这件作品是我这些年一直以来在生活经历上的写照,很多时候我都在理想和现实这两难当中去做抉择,而每一个抉择过后都需要为之付上充分的代价,久而久之在内心深处便遗留下许多无法用语言描述的“痕迹”。然而当我在创作完这张作品后,内心却有一个很大的释放;画中表现一苍鹰飞翔于高不见顶的深谷中,以最大的勇气和决心逝要冲破这一压抑的环境,向往着前方那光明开阔的天空。所以生活的经历和体会成为了我创作这张作品的泉源。同时这作品也在勉励我自己如何走今后的道路。


q2:为什么你在作品中这么喜欢用红色?


黄:我比较喜欢用象征主义的手法来表现对比强烈的画面效果。红色在视觉心理上很容易唤起观者的生理反应;它不仅给人联想火焰的颜色,也让人联想到血的感觉,而且也让我们想到新年红红火火的喜庆气氛……观众们容易对这刺激的颜色作出反应以及这红色背后隐含着许多不同的意味,自然这颜色就成为了我目前的首选。


艺术经历


2010年 大学毕业作品《兼蕸赞歌》被收藏。

2013年版画作品《Glory》在东方绘画艺术院参展“彼岸——中美版画交流展”。

2017年在“国际青少年书签设计大赛”中评为优秀辅导老师。

2017年  作品《殇》参加温州市紫云山书画院“清韵楠溪——林若熹教授师展”

2018年作品《神往》《迎日》参加全国八大美术学院研究生优秀作品展,并被录入《学院的精神-天道》中。

2018年作品《神往》《东方既白》参加“庭前春早——林若熹教授师生作品展”。

2018年  作品写生稿《芳华》《风华》参加台湾艺术大学林若熹师生写生交流展。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