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2020-11-08
日期:

新锐艺术青年推荐


刘泽亚

ZEYA LIU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2015年本科毕业于湖北美术学院

2018年硕士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师从石萍教授、李全民教授。

视觉传达设计师、插画艺术家,毕业后从事视觉传达设计、设计基础教学等领域工作

曾获国家奖学金及多次设计类及版画类荣誉,版画作品曾被东莞岭南美术馆收藏

多年设计经验和教学经验,擅长图形创意、设计原理学、设计史论、品牌形象设计、包装设计、海报设计及板绘插画等教学


作品欣赏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字体设计  故诗/old poem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字体设计 半岛虚像/Peninsula virtual image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字体设计 陈村花市/Chencun Flower Market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字体设计 盐树枝/Salt Dendritic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字体设计 Sweet Dream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字体设计 渡鸦/Raven


随笔

文/刘泽亚


创作者的第一内驱力是喜好。


“不喜欢的内容是无法深入创作的”,研一入学时在大量废稿的打击中,导师为我指出明路。“观察喜欢的,不要为了创作而创作。了解它,解构它,再造它,创作它。”

创作需要反复推敲揣摩,了解自己的创作对象,朱熹所谈“格物穷理”,不了解的事物无法识得缘由,不熟悉的内容无法寻得真理。粗陋如我虽不至于狂妄到以寻求真理为目标,但“格物”的过程却是创作必经的。


艺考我画苹果,而现在我画猫。在广美校园的三个春秋我以作品记录下所见所感。


广州是一个冬天停留短暂的城市,丰沛的降水使植物蓬勃、文化繁茂,此处的人们兼有蒸腾的烟火气与制造潮流的敏锐力。温暖的气候同样适宜猫的大量繁殖,在广州养猫和爱猫的人很多,店猫在广州是很常见的,无主的流浪猫也在各个不同的饲主间辗转觅食,以至于失去了在城市间独立生存觅食的能力,只凭塑料袋的声音行动。大量的野猫聚集在一起,夜间的叫声和排泄物都变得密集,交配生下更多野猫,疾病的传播也增快了速度,其中包括能传染给人的猫藓,最终治安管理的负责者为了保护居民不受影响,只好使用最廉价高效的方法——集中捕杀。冬天过去,熬死一批,春天到来,又有新的爱猫者引来群聚的野猫,循环往复。


满足饥饿的猫是一种过错吗?目前这个灵魂拷问得到了暂时的解答—— “TNR行动”即“抓捕、绝育、放归”的英文缩写,通过这样的方式控制流浪猫的数量。我们希望猫亲近我们,又害怕它们因为太亲近人类而受到伤害。王小波在《一只特立独行的猪》里谈到过相似的经验:“这种冷淡使我痛心,但我也赞成它对心怀叵测的人保持距离。”不随意喂养,保持它们不依赖于人的觅食本能,使这群在城市流亡的种群在人类的生活空间得以与人并存。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广美猫》局部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广美猫》局部水彩原稿


人类创造出的城市系统如同自然一样拥有自己的规则。城市的构成部件随人们的需求进化,这些需求也形成约定俗成的规则,我们需要在规则间游走自如就需要遵守它,有了快递,有了外卖,有了一切便利的生活条件,和便利背后的百孔千疮。我们无法忽视,也无法舍弃便利。像千年前孔子无法直视人类剥夺活物的生命以延续自我,却又无法舍弃对肉类的进食,结果“君子远庖厨”是他最后的答案。


创作者需拥有感性的主观与接近于冷漠的客观这二重视角,在现实与自我间博弈,最终将这痕迹留存于作品。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猫星探险系列》黑白木刻  45cm×30cm×3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我们的目标是》


视觉传达是一个概念很宽泛的专业,但它的核心方式是统一的——通过最直观的视觉感受来传达一定的信息量。“如人以手指月示人,彼人因指,当应看月;若复观指,以为月体,此人岂唯亡失月轮,亦亡其所指。”《楞严经》中用以手指月时,观者混淆了手指和月亮,来指代传达中产生的误会。视觉设计者在产出作品前,首先要精确归纳表现对象的核心点,再进行有效传达。日常生活中目力所及之处均离不开视觉设计,如此广泛的影响力使得视觉设计者需肩负社会责任感,我们需观察,我们需思考,我们需准确揭示。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五华山水》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五华人文》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五华建设》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随笔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随笔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随笔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随笔


“现代性抽空了现代人的安身立命之基,导致了‘意义的失落’、‘心灵的漂泊’。传统已无法挽留,现代不期而至。对传统的疏离,对现代的隔膜,人想有个‘家’。现实世界的苦难与不幸,人类生活中‘人’、‘文’,‘精神’的严重危机,强烈地召唤着人们对生命价值和人文精神开始新一轮的思索。”——金耀基《中国现代的文明秩序的建构——论中国的“现代化”与“现代性“》


网络生活使年轻人在物理上距离变的遥远,群聚的旧日模式逐渐被独居替代,这个状态使年轻人的内心对“群体”产生巨大疏离感,同时又前所未有地放松。戈夫曼提出的“拟剧论”中谈到一个空间存在的人只要超过一个,该空间就会立马拉开幕布打好灯光变成舞台,因此独处不必应对任何人使精神的消耗下降。现代的年轻人在网络时代的便利当中发现了这个秘密并充分享受其中,断掉网络即可与社会失联,漂泊在自我依托的探寻过程中承受着巨大的孤寂感。孤独又放松的状态让人痛并快乐。大数据时代中人与物都成为了一串二进制数据,仿佛回归到亿万年前,在藻荇交错的水底,我们褪掉人类的皮囊,与万物缓缓融为一体。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居者》综合版画 63cm×81cm藏于东莞岭南美术馆


朱光潜认为纯粹又痛苦的自我探索是创作者应有的状态:“备受物质主义蛊惑,我们的心灵几乎彻底屈服,而今它勉力解脱,在挣扎和苦楚中进化和提炼自身。……艺术家须得竭力唤起更为精纯的情感,唤起那些我们还不不知如何命名的情感。”该状态下挖掘到的片羽磷光都有可能成为启示性的作品,对自我,对他人都有可能。有价值的作品不可流于造作的形式,艰难挣扎而诞生的作品本身已是创作者对旧我的剥脱,创作者常蜕常新,作品也会日益精炼。


“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金刚经》中以这段话来讲述'目的不纯,难得其法',有所执终无所得。在创作中亦是如此。创作是情感语义的重组,是穷尽所能的表达,是私密心绪的外露,是对无邪过往的挥毫,偏偏不是套路。当创作悖离了创作者自身,失去真挚情感的凭依,苍白又乏味,并不能成全好作品,也无法成就好作者。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再生》草图其一


「新锐·微个展」广美| 刘泽亚:若以色见我


《再生》草图其二


问与答


q1:

你拟定了主题之后从哪里搜集灵感?


刘:

日常生活中会从个人的经历或者其他设计师、艺术家那里产生感触,脑中一旦产生视觉类的印痕或一段自然的乐句,就通过笔记及手机录音记录下来,当记录的素材中有一些能够互相呼应时,我会通过整理使其形成系统性或直接完成完整的作品。


q2:

有没有特别喜欢的艺术家,为什么?


刘:

江户时期的版画大师歌川国芳。“猫”是除武士绘以外最令歌川国芳得意的题材。他在传统日本文化的精神异化沃土中将“猫”符号再造为形式异化的符号,提炼于人而区别于人,从异化过程里所得到的标志性、神性之中将“猫”符号偶像式地提升,歌川国芳的猫已成为“猫”符号作品中的代表之作。


艺术经历


2018.10   《广美猫》获2018中国之星学生组插画设计类入围奖

2018.10   《我们的目标是》获2018中国之星学生组品牌设计类入围奖

2018.10   《流浪猫粮》获2018中国之星学生组包装设计类入围奖

2018.01   《我们的目标是》获2017中南星学生组品牌规划类一等奖

2018.01   《钢铁森林》获2017中南星学生组海报类二等奖

2018.01   《流浪猫粮》获2017中南星学生组包装类优秀奖

2018.01   《我们去哪》获2017中南星学生组插画类优秀奖

2018.01   《足迹》入选2017中南星学生组插画类

2017.09   《居者》入围第八届广东版画作品展,收藏于东莞岭南美术馆

2017.08   《五华系列:建设、山水、人文》入选广东之星创意设计奖

2017.03   《丁酉·戏》入围首届广东高校版画作品学院展

2016.12   《猫星探险系列》入选澳门AP42印象·当代国际版画家交流展,并收录入《AP42印象·当代国际版画家交流展》

2016.09   《广美猫》获得广东之星创意设计奖学生组插画类三等奖

2016.09   《小舞星教育》入选广东之星创意设计奖学生组标志字体类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