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2020-11-08
日期:

新锐青年艺术家推荐


文景生

Wen Jingsheng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1994年生于广东东莞市 现居上海

2013年毕业于 广州美术学院附属中学

2015年就读于 上海视觉艺术学院

师从李遊宇、薛吕、秦岭


作品欣赏

文/文景生

艺术自述


根据牛顿第三定律可知,一个物体对另一个物体施加的力等于另一个物体对它施加相同的力。玻璃的易碎、不耐震动等特性在材料语言上赋予了物化的作品一层新的内在含义——脆弱的人际关系。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掣衡》 玻璃铸造 12x12x58cm /12x12x60cm /12x12x5cm


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仿佛就像玻璃一样,坚硬而又脆弱的。三组具有对称美学的握手动作,体现了力量的均衡,寓意着互助互利、平等和谐。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掣衡》 玻璃铸造 12x12x58cm


斑驳的烟灰色调仿佛是两个心理的内在透视,让人感觉神秘莫测,颜色在玻璃逐渐的向中间蔓延开来,徐徐引向中心——瞬时性的握手动作,伴随着这个动作,作用力和反作用力是同时产生、同时消失、同时变化,作用力与反作用力的地位是对等的,谁为作用力谁为反作用力都是无关紧要的,因为它们是共存的。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掣衡》 玻璃铸造 12x12x60cm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掣衡》 玻璃铸造 12x12x5cm


在《掣衡》这个系列的创作中,我以力量制衡的灵感为出发点,跳跃出自身原有对玻璃认识的思维局限性,将玻璃脆弱的“缺点”转化为玻璃的“优点 ”,把玻璃的特性运用到力量制衡的造型中去,营造一种悬而不倒的视觉效果,从而使得玻璃材料语言上的表达和力量制衡的内在思想上产生了共鸣,在艺术表达的效果上得到形式和内容的辩证统一。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相对静止》  60x110cm /116x116cm


这是我关于力量制衡主题另一个系列的作品,作品以玻璃、金属、绳的综合材料完成,运用了玻璃铸造的工艺和金属材料加工的结合,组合成两个力和四个力分别两两相对制衡的装置作品。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相对静止I》 玻璃装置  60x110cm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相对静止II》 玻璃装置 116x116cm


这是一个矛盾而荒谬的存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箭头都对准了两个作用力的主体,敌对的状态此刻却成了和平共处的“逆转”——共存亡。于是两个大小相等,方向相反,作用在同一条直线上的力,成了一个相对静止的状态。绝对静止是不存在的,相对静止是有条件的、暂时的,因而是相对的。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相对静止》细节图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相对静止》细节图


这个系列中,我以更简练的手法将艺术语言和思想内涵进行可视化,希望装置的形式在玻璃艺术上和当代艺术上产生更多的联系,试图带给观众更新颖的视觉感受和更深刻的思考。


作品欣赏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无题》综合材料 25x35cm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灯光装置》综合材料 26x14cm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无题》 综合材料 30x30cm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无题》 综合材料 30x30cm


「新锐·微个展」上海视觉| 文景生:琉璃与相对静止的张力


《混沌》实验水墨 10x45cm


问与答

Q1:玻璃是你常用的创作材料,这种材料对你来说有什么特殊的意义?它能传递出什么样的情感?


文:玻璃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扮演的角色更多是工艺品,被赋予的内在可能是空洞的,而玻璃的不可控因素才是其最大的魅力,它存在的意义亦在于此。这给我带来新的思考,玻璃作为一种媒介或者材质,是否能为其注入新的观念和内在思想?一是注重玻璃自身的语言和材质的发掘和创新,二是从观念上对玻璃进行审视和融合,从不同角度让玻璃体现出艺术的寓意。

一种材料,只有当艺术家赋予其内涵的时候才会拥有生命力;玻璃从一块块冰冷的没有生命的玻璃料经过熔融流动状态到冷却凝固下来,在这个过程中,我充分调动自身能量,将个人主观意愿赋予到玻璃里,当中会夹杂着一些我个人内心深处的执念,冰冷的玻璃就此变得有温度,液化的玻璃在被塑造的无限可能性中凝固下来,灼热逐渐消失殆尽,能量却得以永存。


Q2:你的作品理性而有张力,以一种抽象思维和具象物体的结合方式创作出你的力度感雕塑。你能谈谈你在这种柔美的玻璃材料中去寻找这种力量意识的来源吗?


文:能量和图形,我知道玻璃体内蕴含着各种不同方向的应力,我要把它们的能量积聚起来,排列成一种平衡的秩序;而图形是人类最伟大的发明,它的阅读性不受语言限制,简单的东西蕴含的能量是巨大的。玻璃的易碎、不耐震动等特性在材料语言上会赋予物化的创作一层新的内在含义——脆弱的社会属性;人与人之间的微妙关系仿佛就是玻璃能承受的力量,坚硬而又脆弱的。具象与抽象之间,似与不似之间,我想营造一个恰到好处的时刻、一个瞬间,一种岌岌可危的不安的感觉时刻笼罩着,凝固的气息似乎会因参与介入的第三方而打破平衡。

我常看哲学类的书籍,往往感叹自己的无知,在阅读内心的深度的时候反而会读出人心的浅薄。人类的根本属性是社会性,大概自文明诞生以来人类一直在探索这个问题,但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的腾飞,人类的思想世界变得太丰富而有点不知所措了,不过人类终归会回到探索本质的道路上,我觉得这会是一个轮回。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