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锐·微个展」广美/中大| 梁永浩:版画与哲学的筑梦之路
2020-11-08
日期:

新锐青年艺术家推荐

梁永浩

Leung Wingho


「新锐·微个展」广美/中大| 梁永浩:版画与哲学的筑梦之路


1988年出生于广东广州。

2013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人物方向,获文学学士学位。

2017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获艺术学硕士学位。

2018年就读于中山大学,攻读哲学博士学位。


作品欣赏

文/梁永浩

艺术自述

艺术是件一言难尽的事,我接触了这么多年,依然觉得自己是门外汉,无法讲得明白。

一尚艺术研究院第一次邀我随笔几句,我是惶恐至极,一是现在暂别了艺术一段时间,有点手生了,也无近作,不知从何说起,二是见解有限,才学平庸,笔力不足,深感羞愧。


「新锐·微个展」广美/中大| 梁永浩:版画与哲学的筑梦之路


《丝路·交子》2016年 综合版画


回想起我第一次拿起画笔,无非是小孩喜欢乱涂乱画的年岁,这个理解为兴趣入的门,应该争议不大。

梁启超在《饮冰室文集》里提到为什么“美”在人类生活中占有这么重要的地位呢?因为“美”能够给人以审美趣味,而“趣味”乃是生活的原动力。趣味干竭,活动便跟着停止。因此我一直认为,那些能触动我内心的瞬间的事物,我就有冲动想把它留在画面上,这就是我创作的动力。


「新锐·微个展」广美/中大| 梁永浩:版画与哲学的筑梦之路


《筑梦系列之一》 2016年 综合版画


「新锐·微个展」广美/中大| 梁永浩:版画与哲学的筑梦之路


《筑梦系列之二》 2016年 综合版画


也许作品无法完全还原我的内心,也许观众欣赏的时候勾起的却是他们生命里其他瞬间,但艺术的魅力就在于此,一百个观众就有一百个哈姆雷特。

我心目中的艺术,不仅是直感式的,还是回味式的,能将艺术家的某些情感再体验,使情感上升到沉思,艺术是要能唤醒人的感性,让人性放射出光芒,让人成为有个性的人,让人对世界不断生发出独特的看法和判断。


通过欣赏艺术,让大家体验到超出自己经验的故事,对自己人生补充、延伸,在总是两难的生活中,让那些不愿沉沦于现实、受现实束缚的人们寻找到诗和远方,对个体生命进行自我超越和救赎。人不能只讲物质,只谈经济,哪怕衣食满足也未必快乐,精神可以自由放逐才是追求,人总有既现实又非现实的一面,这是人之所以为人的根本。


「新锐·微个展」广美/中大| 梁永浩:版画与哲学的筑梦之路


《西域系列之一》 2017年 综合版画


「新锐·微个展」广美/中大| 梁永浩:版画与哲学的筑梦之路


《西域系列之二》2017年 综合版画


1912年,蔡元培就任国家教育总长,发表《对于教育方针的意见》,强调美育的重要性,一直到晚年也还未能忘怀。

可蔡元培言论一百周年后,至今依然未将美育的重视程度抬到预想位置,一部分的民间文化事业看似热度上升,原因是艺术市场化程度高了,商人有利可图了,本质是经济披着文化外壳,这类“艺术家”沉溺在物欲世界功利世界,是无法画出让观众陶冶性情的作品,是空白的。


「新锐·微个展」广美/中大| 梁永浩:版画与哲学的筑梦之路


《西域系列之四》 2017年 综合版画


在当下小部分艺术家眼里,不知道何时开始,美不再是艺术创作的最高维度,为了让自己成为市场里最无可代替的那个,为了博人眼球,不惜与审美脱节,与时代脱节,与价值脱节,与大众脱节,尽可能降低、甚至消灭艺术品的可读性。

但我始终认为,艺术之所以存在,就是为了使人恢复对生活的感觉,就是为了使人感受不起眼的事物,让石头显示出石头的质感,尽管这颗石头没有什么经济价值,而非去强求一种让人头晕目眩的离奇念头。


「新锐·微个展」广美/中大| 梁永浩:版画与哲学的筑梦之路


《西域系列之五》2017年 综合版画


「新锐·微个展」广美/中大| 梁永浩:版画与哲学的筑梦之路


《西域系列之六》2017年 综合版画


最平常的东西往往蕴含最永恒的价值。好的作品往往不是最奇绝的东西,而是平常却又讲究,所谓不着痕迹。今天我们社会基本没多少文盲了,但仍然存在很多美盲,只为功名利禄而画出的那些刻意和突兀的作品是无法改善这种现状的。


言至此,我愈发惭愧,我也曾偏离了艺术创作的初衷,为了让“作品”增加曝光率,慌不择“投”,宛如跳梁小丑,后有愧,而暂时选择停下创作生涯。依我今天看来,当时很多作品还未能称得上艺术,这么一说,至今我其实离艺术还是有相当远一段距离呢,实应修心自省,多做少谈。


问与答

Q:你曾经是从中国画学院跨专业到了版画系读研究生,这个跨度并不小,这种跨越的选择对你来说意味这什么呢?

梁:我觉得自己没跨专业。有的同学担心,要重新学一门新专业,自己应付不来,又或许是担心自己学下去之后,发现原来并没有那么喜欢这个新专业,对自己失望。

其实我觉得没必有存在这种担忧,人应该是有无限可能性的,特别是年轻人,只要自己愿意,肯下苦功,就有可以创造一切的可能性。某种角度来说,判断一个人还有没有改变的空间,就看他的“大脑弹性”,能否继续不断接受新事物,我们会发现到了一定年纪的人通常不容易再有耐性去重新学习新事物了。

别人能做到的,自己为什么做不到呢?跳出版画系,让我明天开始去读经济学,考古学,军事学,我都是不反对的。

首先就不要否定自己的无限可能性,不要抵触和排斥那些自己暂时驾驭不了的新事物。但我是十分尊敬和发自心底喜欢那些选择坚持一走到底,充分体现匠人精神的学者,我只是认为跨不跨专业其实不重要,只是一种选择而已,而且中国水墨画界一直人才辈出,我的水平只停留在“雕虫徒好赋,舞象仅成童”,只好走出去多学多见多听(笑)。


Q:你的综合丝网版画里有一种特殊的情趣,而且你热爱色彩,能跟大家讲讲你研究生毕业创作《西域系列》的创作体会吗?    

梁:每种艺术的学习和创作都是一个大致相同的过程,先热衷于技法,再而贪图于画面,后又执着于内涵,最后才能放开了一切,随心所欲。

前两个是视觉层面,后面是思维层面。说来有愧,我的创作体会就是几乎没什么体会,我喜欢在创作的过程中,看见自己手上的白纸逐渐呈现出完整的画面,这不是在变魔术,这是思维也在参与劳动的过程,在这过程中你会清楚这是你作为画家本人正在与作品对话的瞬间,与艺术本身对话的瞬间,这是很有意思的。

而一般正常情况下,观众们就只能跟你的成品作对话。作品完成那刻我当然也是很高兴,但我更喜欢这个创作过程。在刚开始学习丝网版的时候,我也很少为丝网版应该如何表现而纠结,仅纯粹当做一种艺术门类来看待,至于画面有没有表现出很多丝网版技法,我不太担忧。作品又能否传达相当深厚的内涵,我觉得这个也没必要强求,只要画家有真情实感,自然会不知不觉渗透在画面当中,如果一开始的创作目的就是为了表达什么思想观点的话,就很容易使创作走入说文解字的死胡同里,自圆其说。

现在有时候,一些年轻画家热衷于在创作前先有个“观念”,但从语境来解释,观念应该是指一些具体的东西,一些明确的内容,而观念是很难通过欣赏艺术品的方式来获得的。更重要的是,观念在本质上是一种相对具体的有限范畴,获取的途径应该是通过了解,认识,认知,恰恰艺术是不应该是被“认知”的,艺术的核心是意境,意境的获取途径是体验,正因为艺术只能被体验,一千个观众才能看到一千个哈姆雷特。用观念取代意境,观众面对艺术品的时候就只能艰难地去寻找作者想要表达的那个“观念”,失去了体验感,大众欣赏艺术品等于是在做“阅读理解题”,艺术家又要不断解释自己的作品立意与想法,这不是艺术的初衷。


好友寄语

永浩在我眼里就是个优秀又有趣的人,是我在大学阶段到现在对我帮助极大的一位忠朋知己。

他外表儒雅内心却又很酷,才华横溢又人缘极好。每天穿着像旧上海的富公子,但一开口便知是个很接地气的老广,养了快10只猫,还一堆的花花草草,文艺至极。他跨专业考研、跨专业考博,总是那么的轻松自在。画水墨、搞版画、写文章……每件事都既轻松又严谨。

反正他就是很酷。就是那种一直都能认真搞着自己的学术又能冷不丁跨到另一个领域继续搞学术的那种酷。

文/程尧

参展情况

2016年,作品《海上丝绸之路二》入选第十六届全国藏书票暨小版画艺术展。

2016年,作品《筑梦一带一路·三》入选第四届广州国际藏书票暨小版画双年展。

2016,作品《丝路·交子》入选二零一六全国大学生(广州)艺术博览会。

2016年,作品《筑梦二》入选二零一六第四届广州国际藏书票暨小版画双年展,广州美术学院感恩作品展,二零一六全国大学生(广州)艺术博览会。

2017年,作品《筑梦一带一路》入选首届广东省高校版画展。

2017年,作品《筑梦一带一路3》被上海图书馆收藏。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