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幅画带你看穿丢勒
2020-11-06
日期:

如果把阿尔布雷特·丢勒称为德国的第一位艺术大家,我想这并不为过。15世纪末,当文艺复兴的春风早已吹遍意大利半岛之时,北方的神圣罗马帝国还在 中世纪的寒冬里瑟瑟发抖。这里政治腐朽、经济落后、四方割据、艺术与文学之风萎靡,几乎被整个时代远远地甩在了身后。


当时的神圣罗马帝国以现在的德国为中心,四周还囊括了奥地利、匈牙利、 捷克、波兰、意大利北部等大片疆域,德国人把它称作民族历史上的“德意志第 一帝国”。然而事实上这个帝国只是徒有虚名,其中有大大小小 300多个公国、 侯国、伯国,它们拥兵自重,谁也不把皇帝放在眼里。当意大利人通过海洋贸易不断积累财富时,神圣罗马帝国境内的封建主们却还在为争夺那些贫瘠的土地而打得热火朝天。连天的战火使得德意志人民无暇他顾,成为了名副其实的蛮族。


然而英雄总是不会让时代失望,在这一片混沌中,丢勒仿佛一块丢进湖中的巨石,激起了德国文艺复兴的层层波浪。1471年5月21日,丢勒出生在一个纽 伦堡的金匠家庭,从小生活在黄金围绕的环境里使得丢勒有了一种自恋甚至自负的气质。与家中的另外17个孩子不同的是,他从13岁开始就热衷于坐在镜子前给自己画像,并且把自己画的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然后沉迷于自己的盛世美颜和优雅气质而无法自拔,他的父亲可能觉得这种孤芳自赏的自负型人格不适合做个金匠,于是就把他送到了画家沃格穆特的工作室学习绘画。


也许是他的自负心作祟,丢勒对沃格穆特的工作室教学并不满意,于是他在19岁那年前往瑞士北部城市巴塞尔去寻找自己的诗和远方。巴塞尔是当时的文化名城,图书出版业非常发达。那时候雕版印刷术已经从中国传入欧洲,并且在神圣罗马帝国迅速普及,丢勒在23岁那年将这种新潮的技术学得炉火纯青并且准备回国发展。


可是刚一进家门丢勒就傻眼了,一个素未谋面的女孩被父母带了过来,张嘴就喊自己老公。丢勒艰难地把一口老血咽下去,才得知自己的婚事已经被安排得明明白白了。父母的意思是,既然已经学成归来,就应该早日成家,才能来得及像父母一样争取生18个孩子,一家20口把小日子过好就可以了。


但是丢勒毕竟是一个孤芳自赏的男人,自负使他只对自己满意,娘炮才喜欢女人,丢勒只爱自己。于是在完婚后仅仅三个月,丢勒就抛弃了父母交代的生儿育女的使命只身前往威尼斯学艺。两年之后,关于丢勒的传说流传在意大利半岛, 而丢勒则学成归来,雄姿英发。走南闯北的广博见识和炉火纯青的艺术技艺使得丢勒从小培育的自负之心得到了最好的释放渠道。但是他并不满意于此,依旧沉迷于艺术的研究中,由于他浸淫艺术而冷落妻子,双方的感情生活也很平淡,在揭露了包办婚姻弊端的同时,他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次威尼斯远游。这一次来威尼斯,由于有了前一次的铺垫,与当地的艺术家交流也自然而频繁了许多。意大利著名画家,提香和乔尔乔内的老师乔瓦尼·贝利尼就经常前来拜访丢勒。有一次两人在一起切磋画技,贝利尼要求丢勒给自己看一下他画头发时用的是什么奇特的笔,竟能画出那么逼真的发丝质感,结果看到丢勒拿出一支极其普通的画笔后表示打死也不信。丢勒邪魅一笑,俯身在纸上轻松地画下一串精致无比、栩栩如 生的发丝,看的贝利尼瞠目结舌哑口无言。


两幅画带你看穿丢勒


1500年,代表自负的丢勒的第一幅巨作问世,这幅他28岁的自画像是他所有自画像中的最佳作,与儿时的那些孤芳自赏大有不同,这幅作品达到了自负的更高境界。身穿毛领外衣的丢勒正面而立、直视观众,在黑色的背景中显得深沉而肃穆,仿佛是穿越了时间与空间的绝对存在。这种大正面的肖像画在此前都是 用于表现基督和上帝的,而丢勒直接用自己顶替了上帝的位置,他要做自己的上帝,德意志的艺术之神。他在画面右侧写了一段文字:“我,来自纽伦堡的阿尔 布雷特·丢勒,画下了28岁的自己,在那永恒的色彩中。”并且在左侧留下了自己潇洒的签名。丢勒是西方绘画史上第一个在画作上题跋的艺术家,如果不是极度自负,是无法打破这一传统的。


表达自负,丢勒称第二, 无人敢称第一。上帝式的自画像还无法满足丢勒的内心,于是他又开始游学、写生、交流,不断地探索艺术的真理。终于,在1514年5月的某一天,丢勒在书斋中创造了一个艺术史上的谜题,他的版画代表作《忧郁I》面世。《忧郁I》的构图元素十分丰富:在一间不知是书斋还是作坊的小木屋外,高大健壮的生翼女子手持圆规,托腮苦思,身旁发呆的爱神, 打盹儿的狗,散落的工具——天秤、沙漏、锯子、刨子、圆球、多面体、木梯...... 林林总总,屋墙上那幅四阶幻方是数学史上著名的“丢勒幻方”,所谓丢勒幻方就是一个 4*4 的表格,幻方上的数字横竖加起来都是34,这是著名的斐波那契 (Fibonacci)数列中的数字。而且对角线上元素的平方和或立方和等于非对角 线上的元素平方和或立方和。幻方最下面一行中间的两个数字15和14正是这幅 画创作的年代1514年,时年丢勒正好43岁,是34的镜像。这种直接将数学研究成果放在艺术品里的做法不可谓不是神来之笔。


在文艺复兴早期的文化界认知中,越天才的人越忧郁,丢勒用这无比忧郁的画面组合再一次证实了自己的自负——我是天才,因为我实在太忧郁了。他从直接的表达自负转为了隐喻的表达,看似效果变弱了,其实表达出的意思是:不要跟我比自负,你不配。


自负不是一个贬义词,因为真正自负的人是有资格自负的。1520 年,马克西米利安皇帝驾崩,查理五世加冕上位。为了向新皇帝致意,丢勒踏上了他一生最后的一次远征。那一年,丢勒已经50岁,他带上了妻子艾格尼丝,沿着莱茵河一路西行,经过科隆,到达了安特卫普。然而在安特卫普,丢勒看到了意想不到的情景。人们对这位漂泊一生的传奇大师给予了最热烈的欢迎,他们将丢勒引向行会大厅,在那里设下了隆重的宴会,当地的社会名流与杰出人士站在两侧, 谦恭地向他低头致敬。丢勒这才意识到,自己的作品早已传遍欧洲大陆,自己的声威早已响彻云霄,北方帝国的人们已不再轻视手工劳作者,不再让艺术卑微而寄人篱下。他的自负得到了官方与大众的认可。


两幅画带你看穿丢勒


1528年,丢勒走完了他自负的一生,人们用“他没有死去,只是离开,因为艺术家是不朽的存在”这句话来作为他的墓志铭。他真正地完成了自己的人生目标,他让自己的骄傲成为了不朽。丢勒是高傲的,是自负的,但是他值得拥有自负,他待人并不严苛,他的自负更像是一种对于艺术的态度,他想要尽自己所能去追求艺术的极致,想用自负的人生态度去严于利己。他没有得到最好的爱情与亲情,但是他得到了最好的艺术,最终他流芳百世的盛名没有辜负他一世孤傲的自负。谁又能说艺术家不应自负呢?


· END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