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永忠:希望在造型作品里,让观者感觉到真实中的一种震撼。
2020-11-06
日期:

陈永忠:希望在造型作品里,让观者感觉到真实中的一种震撼。


陈永忠,1992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国画系。现为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美术教育委员会委员,广东省青年美协中国画人物艺委会副主任。


编者按:

说起陈永忠,熟悉他的朋友都知道他有二个重要的标签:一是“艺考培训元老”,二是“金漆木雕、杂件收藏者”。由他创办的“一尚艺术培训”历经二十六年的发展,日益成熟,在业界颇有声望。我与陈永忠的认识缘于孙戈主持策划的“生活”速写展,他是热心人,为速写展忙前忙后,出钱出人又出力,甚为难得。近日得知他拿了一批作品将在尚研空间举行个展,于是对他进行了简短的采访。(黄伟哲)


陈永忠:希望在造型作品里,让观者感觉到真实中的一种震撼。


陈永忠作品《共克时艰——抗疫勇士之一》


在画画上专注多少,也是一种修炼的能力


问:画展题目为什么叫“游离”?


陈永忠:近一年来,我逐渐抽离艺考培训教学一线,组建研究生艺考培训,至今也取得了良好的成绩。这批画都是我慢慢挤出一点时间画而积累的,更多的时候是在思索、在游离。“游离”是一种状态,是对笔墨语言的一种试验、一种不确定,从情绪来说是一种迷惑,没有固定在一个地方、一种方式,凭着本能去做选择。


问:您在创作的时候凭本能去选择的“游离”状态,与波洛克的“绘画自身的行动”是否有相通之处呢?


陈永忠:波洛克的油画,用撒滴方式,追求一种天然放松,自然成形的画面效果,这种自然画面状态,我也喜欢,因为笔墨的这种自然的渗透,自然的成形,有意想不到的偶发效果,这都是我们在作画过程中比较迷恋的。


陈永忠:希望在造型作品里,让观者感觉到真实中的一种震撼。


陈永忠作品《你和我》


问:您的作品常以旁观者的角度来审视世界,但画面呈现出来的情绪又分外强烈,感觉您对画中人有很深切的情感与感同身受,您是如何既超然事外又忘我投入地进行绘画创作的呢?


陈永忠:作为画人物画的人,他的身份就是一个旁观者,观看这个世界,看旁边人的各种生活状况,只有能够保持这种敏感、敏锐度的观察,作品才能够入木三分,才能把你生活的这个时代的人情世故,从你的视觉角度呈现出来。我们每天都会有不同的事情,我们能够留给自己对艺术的思考,对自己作品的思考可能很少,所以这其中的状态就有点像我这次画展题目“游离”了,你的情绪或者你的神魂会在各种各样的事情上面周旋,去游荡,你是如何能够控制你的情绪,能够在画画这件事情停留多少?专注多少,这也是一种修炼的能力。


陈永忠:希望在造型作品里,让观者感觉到真实中的一种震撼。


陈永忠作品《共克时艰——抗疫勇士之二》


在造型中让观者感觉到真实中的一种震撼


问:这次画展都有一些什么题材?


陈永忠:蛮多的,不仅有“抗疫”医护、农民工、乡村师生,还有环保题材。展出的作品的尺幅都比较大,以超常人的单人为主,也鲜有群像。


问:您的画面中的人物体量如山、笔触如风、墨色如石,有一种“韧劲”。您在创作一批作品时,最看重的画面的形式表现还或是有一种感性的主题在牵引您呢?


陈永忠:这可能就是一种表现方式的偏好,我自身就喜欢画巨大的造型,比较迷恋一些局部细节的表现,就要通过大画才能够呈现出来。另外一个方面就是我作画的风格是强化人体结构体面,也可能是以前学画的时候,对人体结构的偏好,对文艺复兴时期造型的一些执迷,就造成了现在在画的时候,总是通过堆形体啊,堆体块堆结构来达到一种表现方式。


我一直想解决的是当转换成笔墨效果时,这种造型趣味与笔墨趣味的平衡,就是在作画过程要考虑的,雄强的造型,冷峻的基调,传统笔墨趣味与当代造型构架,这个是我想要下功夫做的事情。


当然,面对不同对像时不想重复使用之前的技量,是一种全新的开始,我希望在作画过程因势利导进入新的境界。因此,我在笔触方面用一些体块或者干涩的线条,来表现形体的厚实,硬朗。在造型上要求比较明确,尤其是把人物的肢体局部放大表现,使形体更加清晰和明确,在造型中让观者感觉到真实中的一种震撼。


陈永忠:希望在造型作品里,让观者感觉到真实中的一种震撼。


陈永忠作品《写生作品之一》


笔墨不应该成为大家评论国画的唯一标准


问:从您的水墨作品里能感受到很明显的现代性,吴冠中先生曾认为“笔墨等于零”,您是如何看待水墨画中的“笔墨”问题的?


陈永忠:“笔墨等于零”这句话成立的理性意义应该是:笔墨不应该成为大家评论国画的唯一标准,不应该带着“笔墨”眼镜看世界,把视界放远一点,放宽一点,国画应该有开放、包融、吸收世界艺术的胸怀,应该要跟世界美术对接,应该走入世界,成为更多的可能!如果紧紧抱住笔墨因素,就不敢去冲破固有的篱笆,不敢去做更多超乎想象的试验,失去了艺术的本来意义。所以,吴冠中先生提出这句话的积极意义是这样。而不是字面的简义,学国画不要笔墨审美了,笔墨没用了、再好的笔墨也是零了,我认为不能这样麻木简单地定义。


中国画经过历史的沉淀修正与自律,历代画家终其一生的耕耘与贡献,己经成为中国人与生俱来的审美基因密码,什么好什么不好,不是一件物体的标签,而是一种精神的取向与定律,当你拿起毛笔,铺开宣纸的时候,你就注定走进了中国画构建起来的审美大熔炉里,里面的关系无法甩掉与逃避。


问:您常说设计要“大道至简”,那您觉得我们对待绘画创作也应该这样吗?


陈永忠:设计跟绘画的区别就是,设计是为内容服务的,它一定是要让观众通过你的设计作品在尽短时间里了解内容所要表达的意思,绘画作品不是这样的,我们在观看一张画的时候是要通过观看,慢慢渗透进去品味。一开始看,效果很好,再看下去,没东西看,这种画是失败的。刚开始看效果不好,慢慢看、还好、这个作品还算成功;所以绘画作品,必须要看到作者对这张画的慢慢经营。对于绘画作品,我比较偏爱丰富的画面,画面的滔滔不绝,能够不断地去分解、细化,从里面能够看看到更多的创造、建造。


陈永忠:希望在造型作品里,让观者感觉到真实中的一种震撼。


陈永忠作品《写生作品之二》


人生价值是在修炼中伺机或因缘创造辉煌,画画就是一种修炼方式


问:您经营一尚美术教育这么多年来,自己也亲力亲为为考前班的学生做的特训指导,这是一种看家本领也有可能反而或多或少会对艺术有限制,您是怎么平衡者之间的关系?


陈永忠:这个问题挺好的,确实是一个人,在社会里面会有多种身份,作为高考老师身份的我,是需要花很多时间去做让学生考高分试验与总结。开始的时候是比较痛苦的,因为面对学生的时候,你要把很多复杂的问题浅显化,要能够把复杂的问题讲得简易一点,让学生能够快速明白了解你所表达。


面对学生要做的是解决一些最基础问题,而且面对不同的学生,它的画面呈现的问题都要有相应的及时的解决方案,不能拖着,一拖就会影响到他整个学习进程。


陈永忠:希望在造型作品里,让观者感觉到真实中的一种震撼。


陈永忠作品《猴子捞月》


问:您觉得好的艺术应该是怎样的面貌的?您对自己的艺术方向是如何把握的呢?


陈永忠:面对自己的艺术追求,是针对自己本身状况来做方案,做调整,所以这两种思维是不一样的。这就需要我们在这个过程中,要理性地调整自己的思路,要把这两部分区分开来,在创作的时候应该是什么样的一个状况,在教学的时候又是怎么样的状况。


一个人,走到社会首先应该把自己要放低点,因为你想做的事情放眼过去都有无数的人在竞争,只有愿意做一些很基本的对社会有用的工作时,只有这样,从基本的工作开始以后,你才会发现很多带有创造性的机会,隐藏在有待你重新打开的潘多拉魔盒里。就像我们当时面对高考生的时候,辅导的方法与结果是可以变成现在这样的局面,后来我们创立了高考现在的这种方式。


不断地修炼自己的适应能力与创造力。想当年颜真卿也是一位带兵打仗的将军,没有一辈子在练书法,最后颜体书永世流芳。许多一辈子画画的人也可能默默无为地消失了,人生价值是在修炼中伺机或因缘创造辉煌。


画画就是一种修炼方式,好的作品除了需要高超的专业技能之外,那就是其中的创造成份高低了。中国画的难度在“传承”二字。由于传承多少人画得跟古人一模一样,美其名为“追古”,缺创造!另外,多少人胡抹乱涂,美其名为“创新”,缺传承!这其中的平衡不能言语。


陈永忠:希望在造型作品里,让观者感觉到真实中的一种震撼。


主办单位:广东省青年美术家协会、广东省美协教育艺委会


协办单位:广州市美协人物画艺委会


承办单位:尚研教育


展览时间:2020年7月12日-2020年7月25日


展览地点:广州市海珠区东晓路538号尚研艺术空间


媒体支持:南方日报、广州日报、新快报、信息时报、文化参考报艺术周刊、雅昌艺术网、020艺术观察、羊城晚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