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鉴赏——历史是一个背影,但画家却能与之同步逍遥游
2020-11-06
日期:

艺术像人一样,有千面万面。

鉴赏艺术者需要千种万种视角。

艺术家投入了心血与思考创造的作品值得人们用同样的虔诚去理解与感受。


1


降温与含蓄

——罗奇大型油画《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赏析


独家鉴赏——历史是一个背影,但画家却能与之同步逍遥游


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草图2

罗奇的大型油画《一定要把淮河修好》,整个画面颜色上非常巧妙地利用沉郁的土黄色,将人物之间衔接过来的感觉世界已突破历史的图解,从而走向当代,所以整个基调上带有他明显的浪漫色彩。

我们先来重温—下历史。1950年七八月间,淮河流域发生了特大洪涝灾害。河南、安徽两省共有1300多万人受灾,4000余万亩土地被淹。7月20日,毛泽东批示:“除目前防救外,须考虑根治办法,现在开始准备,秋起即组织大规模导淮工程,期以一年完成导淮,免去明年水患。”那—年,新中国水利建设事业的第一个大工程拉开了帷幕。

尊重历史与图像之间,就是在尊重历史和图像运用之间是有矛盾的,你要用一个图像重构一段历史,和你对历史的尊重重构一段历史是不一样的,但迷恋于绘画语言的广度和密度的罗奇,却将气魄宏大、荡气回肠的历史画面、将绘画的时间性,画得诗性飞扬。

罗奇的《一定要把淮河修好》意味着一个全新的视觉叙述的开启,一再拓展历史的视觉维度,在作品中帮助人们恢复历史的记忆、重建精神的坐标,并探寻、发现、表达自我,即使人类共性命题的阐释中,那热火朝天的场面也是已经“降温”过的,那四面八方簇动的红旗也是“含蓄”的,而被瞬息凝固的之于英雄主义以及劳动场面所引发的浩大的生命意识,这些赞美都过了罗奇他善于广泛吸收爱、美、自由、哲学、神话、寓言等养分的神奇滤镜,这些大大小小的元素彼此交叠、并列、蒙太奇生成客观世界中尚未出现的意义组合,并使整个画面充满了历史学、人类学、社会学、哲学、文学、心理学等作用于内心产生的视觉逻辑,以及有关于它的所有想象,也是在这样一种情境下,《一定要把淮河修好》这一图像时代历史画有了中国传统历史画与诗性关系重新恢复的意趣。


2020年6月15日


艺术像人一样,有千面万面。

鉴赏艺术者需要千种万种视角。

艺术家投入了心血与思考创造的作品值得人们用同样的虔诚去理解与感受。


2


尊重历史是前提


最初,接到这幅作品的创作任务时,很激动。红军过草地,其历史意义的解读主要在于表现红军战士面对困境所表现出的强大意志与决心,所以在创作《草地铁流》时,侧重点放在了战士上。

红军过草地是长征精神的具体表现之一。过草地时是红军最低谷和困难的时期,所以整幅作品画面是阴暗的、乌云密布的,只有远处的霞光隐约闪现,是一丝胜利的曙光,是激励战士们前行的动力。

在战士人物的塑造上,选择了以人物背影为主,他们向着远方、向着胜利,执着前行。之前,也有很多画家创作出了非常经典的长征题材作品,这对我来说既是压力,也是动力,首先理清以往相同作品的整体样式,希望从立意、构图、表现手法等寻找新的突破口。

在创作之初,搜遍几乎所有关于红军题材历史画创作的作品,没有看到以背影为主的作品,所以,这幅《草地铁流》至少在构思上将奠定作品的独特价值。过程中,如何将专家们的各种意见与自己最初的想法融会贯通,将所有的精力集中到一点上去解决问题,是我苦苦思考的。如果在画面上表现的东西太多,可能会削弱画面本身的力量。汇总所有专家意见,写在纸上,反复琢磨。慢慢梳理出一个关键词,豁然开朗,那就是——步履维艰。由步履维艰结合历史考证,可以派生出很多东西,累、瘦、衣服破烂、皮肤黑、伤、凝重、苦涩、迷茫、隐约的希望、相对散乱的队形等等,这些都是历史留给我们的背影。

本来草图上是有救人出泥坑的场景,后来去掉了。因为历史画毕竟只是一幅画,它承载的信息不能太多,表现的只能是历史的瞬间,而这一瞬间将凝固成永恒。尽可能地将作品所表现的力量集中到一点,不断地提纯。

画面的叙事性太强会将观者的感受引导偏离。我想提供给观众的就是茫茫的沼泽地,艰难跋涉的红军战士正在一步一步地走向远方,可以衍生无限感慨的革命苦难图景。

这次创作,还采取制作沙盘、树立模型的形式,来体会具体时空的透视感觉,以更好地控制人物比例,塑造真实的艺术实景,不使遗漏任何一个细节。(节选)


独家鉴赏——历史是一个背影,但画家却能与之同步逍遥游


《草地铁流》(国家博物馆收藏)

300cm×800cm   2016年


3


历史是一个背影

但画家却能与之同步逍遥游


《草地铁流》是由罗奇和他的几个研究生孙佳兴、黄福昌、翁润鹏、林海东—起创作的大型油画,罗奇是主笔。

此画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为画,再现了红军长征光辉历程中的典型形象和悲壮场景。每一代人有每一代人的长征路,每一代人都要走好自己的长征路。红军过草地是长征精神的具体表现之一。为什么叫草地铁流?因为经过长征的这些红军将士不是一般人,他们有铁一般的信仰、铁一般的信念、铁一般的纪律、铁一般的担当。长征精神是具有原创意义的民族精神,是当代中国的民族精神,是我们党之魂、军之魂、民族之魂,在革命战争年代的积淀和凸现,是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长征的不竭动力,是推动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精神资源。

罗奇通过红军过草地的图像叙事,试图以视觉的方式去唤醒马灯、茶缸、葫芦、铁锅、二胡、牛皮包、羊皮袄、手榴弹、药箱、草鞋、梭镖、背包、大刀、青稞袋,以及去唤醒步履维艰的红军的背影,而整幅作品画面则是阴暗的、乌云密布的,这是罗奇有意为之,但为什么偏偏就是罗奇,他能在这种凝重、艰苦、雄壮的气氛之中,让每—个“铁质”的背影超越了他们的故事文本,而具有某种新的心理含义和时代知觉。是的,罗奇恰恰是此类历史画—次又—注以不同方式实践着直面自身的可能——他解读历史的方式,散射着极强的个人气息,正是这种气息使得作品在众多面貌当中得以清晰辨认,他的“唤醒”能力在于他强大的“解读”能力。

艺术与历史之间,存有着耐人寻味的辩证关系。

罗奇说,一般伟大的历史画作品,都会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创作者会偷偷将自己的肖像藏在作品里面。这幅大型油画《草地铁流》可全都是背影,罗奇却能在这渐行渐远的背影中作一次“精神逍遥游”,将自己波澜不惊的植入最右边那个回头望的老红军,“穿越”到这草地铁流之中,找到属于自己的磁场去吸纳、汲取强大的力量,形成属于自己的独特的体验轨迹、观念指向,以及个人化理想世界的隐约轮廓。

在那一丝胜利的曙光面前,个人就是力量。

只有少数有天分的艺术家,寻找到了通往这一目标的路途,敢于将自己融入历史,并延续着自己与历史、创造、多元相关的生命体验,不无鲜活。最后,我突然想起了黄专的—句话:“不是什么时代都能进入历史,只有那些真正改变了我们的生活价值的时代才能进入历史;不是任何人都能进入历史,只有那些真正具有创造能力的人才能进入历史。”


2020年6月16日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