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11-06
日期:

背对喧嚣,回向自心

2020 绘画不死


2020年伊始,一场突如其来的瘟疫打破了人们寻常往复的生活,社会的车轮被迫戛然而止,接下来便是一段漫长的“自我隔离”……时间不再奢侈,反而显得有点难以填满。习惯了酬应热络的我们,如何学会静下来与自己相处?在生命面前,艺术还有何意义?此时此刻,是否更加向往内心的平静与精神的自由?每日看着手机上更新的患病人数,还能否做到摒弃外物,拿起画笔,全身心的站在画布面前?……


“造次必于是,颠沛必于是”,困境只会激发真正的艺术家更为澄明无我的投入到自己热爱的事业之中,何时何地都不会停止。正因生命脆弱,时光宝贵,才愈加不甘心将哪怕一丁点能量耗费在虚妄之中。灾难终将过去,无论曾经如何刻骨铭心,终将成为历史的一瞬。而对艺术家来说,绘画是一生的事业,是与内心和灵魂无休止的对话,是回向自心的孤独而漫长的道路。


古语曰“文章必穷而后工”。背对外界的喧嚣,需要更加无我的专注和饱满的热情,这种精神力量也必然会以某种方式蕴蓄于作品之中,成为作品光亮的一部分。绘画不止是反映灾难,也不限于直接讲述现实,绘画的意义和目标远大于此。绘画是艺术家的精神自传,我们无需语言,无需描述,只要去观看,其中存有着更大的信息。在每一个笔触,每一笔颜色中,去体味那些或复杂或单纯的属于绘画的快感和愉悦,它们如水般穿过命运的窄门向前流淌,永不停歇,这正是对生命的真实礼赞!


2020,绘画不死!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创作中的杨梓靖

2020年拍摄


 艺术是什么?什么是艺术?

文/杨梓靖


我把一套1126页的《世界艺术史》一张张地拆开并用版画的方式印刷出来,用古代印书的方式去印现在的书,印刷出来的结果是一片灰色且无字。如果这个时候把“有字”本身当作“有形”,那“无字”便是“无形”,此时的无形生于有形,而无形本身又表达着非实体性的有形。我在这个创作中试图用过去已知的答案(有形)去向过去已知的答案提问,同时也向现在未知的答案(无形)提问(艺术是什么什么是艺术在过去是已知的答案,在现在这个人人都是艺术家事事物物都是艺术的时代是未知的答案)。


在过去,艺术是什么什么是艺术在不同的地区都有着不同且明确的标准,而随着时代的发展,经济全球化的同时艺术也在快速全球化。当杜尚的现成品《泉》被搬上艺术的舞台后,艺术的边界与底线彻底的被打破,以至于现在艺术是什么什么是艺术已经不再有标准可言,这并不是件坏事,时代科技都在发展,每个时代都有属于每个时代的东西,我们想要进步就要在过去的基础上推陈出新革故鼎新,这是每个时代都需要经历的,艺术走到现在这一步也是必然的趋势。但是对于杜尚之后的我们这几代人来说艺术是什么什么是艺术已然是一个无法回答的问题,这个问题从过去的简单易答被推向像“我是谁?”这种哲学问题一样难以解答。他的答案不再是像过去一样,问艺术是什么什么是艺术,西方人大可指着达芬奇的画说这就是艺术这就是标准,也不像东方人一样可以指着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说这就是艺术这就是标准。现在做不到了,现在好像的的确确人人都可以是艺术家,事事物物都可以是艺术。那在这个人人都可以是艺术家,事事物物都可以是艺术的时代,在这个大家不再需要动脑去思考艺术是什么什么是艺术的时代,在这个只需要“just do it”的时代,艺术是什么什么是艺术这个问题,我想恰恰是需要每个人都去认真思考的问题。“艺术是什么?什么是艺术?”这个问题就像武则天为自己留下的“无字碑”一样,虽然她为自己留下的是“无字碑”,但是在每个人心中都会有一尊属于武则天的“有字碑”且内容都不相同,艺术也是这样,“艺术是什么什么是艺术”在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标准。我做这个创作的初衷不是为了去定一个统一的标准,我也没有这个能力去定制一个标准,而是希望大家在看到我的作品时能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去思考自己对“艺术是什么?什么是艺术?”的标准上去重新审视自己的标准。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艺术是什么?什么是艺术?

版画装置

2.2 x 70m(可调)

2020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艺术是什么?什么是艺术?(局部)

2020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两片树林:第一片树林

文/杨梓靖


通过这次疫情,我思考了很多,尤其是对于信息对于知识真实性的怀疑。对我来说这次疫情中冲击最大的除了生命的脆弱外便是对于信息对于知识真实性的怀疑了。因为一次央视被辟谣,让我觉得有些荒唐,当权威都被辟谣的时候我们还能够相信些什么?也许很多人会说我们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的话那每个人都是一个标准,这是不可靠的,长久以来我们都把官方当权威,但是这次之后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该相信些什么。


通过对信息对我们所汲取到的知识的怀疑,我用我九年义务教育的课本和我父亲我伯父那个年代使用的课本,一张张撕开拼成一大张纸和一些承印物,进行创作。父亲伯父学习时为20世纪90年代初期,我学习为21世纪初期,跨越了30年和不同世纪知识的承载量较大,时间跨度也较大,尤其是在我们这个快速发展的发展中国家,十年抵得上外国几十年的发展,社会环境的变革过于的频繁。曾经的权威曾经的真都被后来人所怀疑所推翻,这种不断质疑推翻的过程说明“真与假具有时效性”。对于这种让人猝不及防的“时效性”,我不好去表达什么观点,我说的也不会是对的,我只能是通过自己的作品去表达我的感受与我的态度。


每一个人的知识像树一样,所有人的知识放在一起就像树林一样,参差不齐却又各显其样。做两片一摸一样的树林,两片树林的行动方式不同,第一片是我在一棵大树上把二十几条所需要的大大小小粗细不同的树印出来拼成一片树林。第二片是我在不同的而是几棵树上印下来拼成跟第一片树林一摸一样的,同理印的草也是,一棵草和不同草印出的两片草地。在外部视觉上两片树林一样,但是在行动上,在细节上,在树林背后隐藏的知识上都不同。我就是在造一个假象。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两片树林:第一片树林

拓印和拼贴

7m x 2m

2020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两片树林:第一片树林 创作过程

2020年拍摄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两片树林:第一片树林 (局部)

2020


其他作品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对话伽利略 综合版画 234×100cm  2018


这个作品是我在学校不同的楼层做的,我把鸡蛋里灌上水泥和胶水,然后分别从一楼二楼三楼扔下去,然后拿去打墨印出来,那段时间对地心引力有些兴趣,看了一些跟地心引力有关的东西,便做了这个作品致敬伽利略。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相·心——教皇英诺森十世 拼贴   120cm × 70cm 2018


这个创作以及之后用冥币拼贴印刷的作品,都围绕“相与心”也就是“内与外”和“表与里这个点进行延伸的。创作的灵感来源于对社会现象和对人性的思考。从古至今世界上从不缺少谋财害命谋权害命之类的事,甚至流传下来的一句谚语中就有一句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财与权面前总会有一部分人越过了道德的底线,比如“假奶粉事件”“假疫苗事件”“腐肉外卖事件”“转基因与非转基因事件”“地沟油事件”“戒网瘾学校事件”等等一系列人为操作的伤天害理的事件,赚着用别人的命换来的钱财,那些人在我们人群中与我们没什么两样,但是在他们光鲜亮丽的表面下却是有着恶魔一样的嘴脸。这些事件以及这部分人的人性引发了我的思考,长久地观察与思考后认为“冥币”这个材料最适合表达这个观念,它不同于真钱和假钞也不同于打印的钱,它有着他自身所带来的一种语境与力量,它的语境与力量是无法言语的是跟深于我们历史传承下根深于我们每个中国人的血液中的,它是我们历史文化发展下依旧留存于今的一种习俗。它的语境与它自身的场会引发人们对传说对神话对死者对鬼神对有关于死亡的一切幻想,幻想的主要方向便是一种“恐惧”,这种恐惧就像是面对那一类坏人面对那一类像刽子手一样的人,那也是一种“恐惧”,在选择拼贴的对象上,我之所以选择迭戈·委拉兹开斯的《教皇英诺森十世》,是因为在我心目中教皇的形象就是那一类人,令人恐惧且为了金钱与权力不择手段的人,画家在画教皇时也准确地抓住人物在瞬间的复杂的内在精神状态,淋漓尽致地表现了凶狠残忍的性格特征。对于罗马教皇英诺森十世,在当时人的笔记中,这位教皇似乎从来就没有给人们留下过美好的印象,甚至他还被认为是全罗马最丑陋的男人。这样的一个形象很符合我自己的观念。


2020绘画不死!| 杨梓靖最新创作


我 铜版 540cm × 145cm 2019


这组作品是我用铜版做了一个60×145cm的自画像,当我觉得做的已经差不多写实又不很写实的时候便停止了。我印了一张后便拿出教室在路上不断地摩擦,每摩擦半个小时我便清洗好拿进去印一张出来,直到第九张我差不多消失殆尽了。有句古话说“我走的桥比你走的路都多”用来形容自己生活经验的丰富,走过的路象征着知识,然而有一天我突然觉得,自己在学习中行走中逐渐迷失了自己,我不清楚自己应该是什么样(所以我并没有把第一版做的很写实),我从小到大不断学习不断的行走都是在不断的组建一个更好的自己,可谁知在还没找到自己的时候便开始迷失了自己。这让我当时很苦恼,便做了这个作品。表达自己的状态。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