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2020-11-06
日期: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博斯自画像


希罗尼穆斯·博斯(1450~1516),荷兰画家,是15后半期至16世纪初期尼德兰最伟大的画家,也是最具特色的画家,他的作品以无比的想象力,在全景式构图和怪诞的形象塑造中,创造了梦幻的奇异世界,仿佛与20世纪与米罗、达利为代表的超现实主义遥想呼应。代表做有《人间乐园》、《圣安东尼的诱惑》、《干草车》等。


他的代表作《人间乐园》是西班牙马德里普拉多美术馆的镇馆之作,也是西方美术史上最富神秘色彩,最难以解读的作品之一。在众多的文艺复兴杰作里,《人间乐园》是最与众不同也最让人费解的一幅。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人间乐园


三联画从左到右,分别是“伊甸园”、“人间乐园”、“地狱”。这三个场景是联系在一起的:它们分享了同一条地平线,具有颜色相似的水体,同时伊甸园最右边的苹果林一直延续到人间乐园,将画面分成上下两部分。“人间乐园”画面上方有四条河流注入一个湖中,与圣经中的描述相符。人间乐园中的人类是亚当和夏娃的后代,因为后者被告知要“多产,去充满并征服地球”。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人间乐园》创作时间在1490年至1510年间,作品描绘罪恶人类道德的沉沦。博斯以恶魔、半人半兽甚至是机械的形象来表现人的邪恶。他的画作复杂,有高度的原创性、想像力,并大量使用各式的象征与符号,其中有些甚至在他的时代中也非常晦涩难解。博斯被认为是20世纪的超现实主义的启发者之一。充满了魔幻元素的画面背后的深意一直让研究者争论不休。博斯的作品警戒着那些挣扎在邪恶欲望的诱惑和美好天堂的召唤间的普通人,以惊人的手法表现了人类面临善恶抉择时的软弱,以及在面对自己罪恶时的无知。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从伊甸园到炼狱。一张画胜过千言万语。你从画面中得到的,远远多于你的双目所及。别人描摹人的外表,他却有勇气画出人的内心。左联,在外表宁静的伊甸园里,善与恶,光明与黑暗的交锋已经开始。中联中的充满了俗世欢乐的花园。大洪水因人的堕落而起,但洪水后人类却重蹈覆辙。意味深长。右联,地狱象征终结和新生。在经历过地狱的劫难后,人类将得到精神的升华,重归最初的纯洁。罪人一定不会逃过最后的审判。无论是《七宗罪》,还是《最后的审判》,人类在现世的罪行都一一得到了报应。他的注视,是现世的审判。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干草车


《干草车》为三联画,共由四幅油画组成,包括主画面《干草车》、左翼《人间乐园》、右翼《地狱》、双翼外侧《徒步旅行者》。该油画借用宗教的谚语和故事描绘了人类世界之百态。这是一幅谜一般的画,要解释画中的怪诞的人和各种生物,简直是不可能的。没有人能够破译出画中每一个细节的含义,但是整幅画却是可以意会的。《干草车》的主题来自一句古老的尼德兰谚语:“世界是一辆载满干草的四轮车,人人从中取草,能捞多少就捞多少。”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在画面上可以看到:天使在和魔鬼接吻,弹曼陀铃的浪子正坐在修女的膝头调情,怪物在奏乐,圣女在祈祷,那干草车被几个奇怪的动物拖着,他们正在向右前进,而右面则是地狱。车后跟着教皇、国王、百姓,他们兴高采烈,有的跑到了前头,有的在车轮间奔窜,有的已被碾死。这里人兽混杂,或互相倾轧,或正在斗殴,总之忙忙碌碌,荒诞古怪,而在蔚蓝的天空里,却出现了一个瘦小的基督,他站在黄色的祥云里俯视着一切。显然,画家正是以基督的眼在观照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它充满着善与恶、真与伪、美与丑。对于这个世界,博斯对它以其独特的艺术语言进行了讽刺。由此可见,博斯在画中所表现出的幻想,实际上来自对现实的深刻的观察,他只是给它以浪漫主义的表现,从而成为独树一帜的奇葩。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圣安东尼的诱惑


画的主角安东尼是博斯最热爱的圣人之一。传说这是一位虔诚的基督徒,在父母去世后,他将财产尽数散给穷人,自己离群隐居,苦苦修行。在修行过程中,魔鬼为了和上帝争夺人类,千方百计地前来诱惑他的灵魂。尽管最终安东尼抵制住了诱惑,取得了最终的胜利,但在这幅画里,画家要表达的主题却是魔鬼的无所不在,以及人类面对诱惑时的内心乏力。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在《圣安东尼的诱惑》中,博斯用夸张的艺术手法,画了离奇古怪的各种动物、人物、半人半兽的怪物,借以影射天主教会、教士的虚伪。圣安东尼跪在平台上举着一碗清水,而周围都沉浸在花天酒地的寻欢作乐中,在平台右下角,那个长着狐狸头、老鼠脸、长鼻上架着一付眼镜的伪君子,假正经地在阅读圣经;屋顶上那个教士正和一个女人饮酒作乐,旁边立着一位裸女。这些怪异形象影射出的是人的本性和秘密。博斯令我们发现,人类揭去他的“文明”和“理智”后,具有某种类似于发狂动物的可怕形象。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博斯的艺术作品充满中世纪社会末期普遍存在的对邪恶的困扰,包括恐怖、怪诞、可怕、神秘、虚幻、性与暴力,他擅长用象征手法和寓意语言来陈述邪恶。博斯喜用夸张的艺术手法,人物形象具有象征含义,多以寓言或宗教故事及幻想化的表现形式,来影射当世的现实,而被后世艺术家奉为独特的现实主义大师。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博斯拥有超凡的奇诡想象力。他对天堂、地狱和人间进行了前无古人的呈现,他笔下精细刻画的生物并非源于自然,仿佛是来自梦魇。无怪乎有人将其与20世纪的超现实主义相提并论。


由于缺乏详细的文字记录,后世的艺术史学家曾经试图用异教崇拜、民间传说、寓言、魔法、秘密结社,甚至400多年后的弗洛伊德精神分析法,寻求解读博斯绘画的方式。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怪才”博斯:超现实主义的鼻祖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