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2020-11-05
日期:

《三十而已》中,顶楼王太太给顾佳展示她新购得的名画。


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顾佳向她投去不甚明显的鄙夷目光,


稍微懂点绘画的观众们在电视机前嗤之以鼻。


“连莫奈和梵高都分不清的人,居然都能住那么豪华的房子”。


大火的点跟别人有点不一样,


“哟,梵高的名字深入人心啊,至少王太知道梵高的画很值钱。”


那今天就来八一八那个存在于王太深深的脑海里的,嗯......怎么形容......让人唏嘘的男人。


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帕博罗·毕加索和文森特·梵高,


艺术史上同等重要,人生际遇却大相径庭。


可以这么形容,


毕加索是白天,梵高就是黑夜,


毕加索有多长寿,梵高就有多短命,


毕加索有多风光,梵高就有多潦倒,


毕加索把他的女人弄疯,梵高把自己弄疯。


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梵高 向日葵 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人生就是从尘世到天堂的一次漫长的散步”


梵高的老爸是荷兰北部一个小村庄的牧师,


大概是受了父亲影响,梵高把自己当作传教士,专门为穷苦人家传去福音,


当看到那些无依无靠者,酩酊大醉者以及娼妓们,


圣人梵高抛弃了舒适的生活,去寻找那些渴望得到光明的人们了。


然后,教会因为他过于热心而解雇了他。(what?问号脸)


梵高没有就此放弃,他改变了一种布道的方法——绘画。


这是梵高的新职业。


他都快30岁了,这个年龄开始画画似乎不怎么合适,而且他也没经历过很多正规训练。


梵高却说:


某种意义上说,我很高兴我从没学过绘画,我确信我的绘画技术就在我的骨子里,我想我能创造出感动人们的作品。


这就是天才的自信。


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梵高 斯海弗宁恩的海景 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


“当别人的救世主之前,还是先拯救自己吧。”


梵高的理想过于伟大,他并不想收敛锋芒,而是期望人们看到他的才华,


他把自己当成底层人民的救世主般,要为他们带来拯救和内心的宁静,


甚至为了深入底层人民而跟他们生活在一起。


然而事实上,他自己的生活都成问题,要靠弟弟提奥每月提供生活费。


梵高的画都放在提奥的画廊卖,提奥虽然很崇拜他哥,


但他有些心里话一直没说:哥,你那些画太难卖了!(哭)


他的那些画下笔浓重,上面一块块模模糊糊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别人画画用画笔。他的画感觉是用锄头锄出来的,看着就让人心情沉重,谁会买啊!


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梵高 吃土豆的人 1885 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梵高这只青蛙被印象派吻过之后,就变成了创作彩色绘画的王子”


梵高接触了印象画派,画风来了个180度大转变,他学会了运用色彩并沉迷其中。


梵高对自然的描绘质朴、气息浓烈,更加真实也更加难卖。


他认为是提奥的错,于是自己在咖啡店办了场画展,其中展出了一支被剪下来的向日葵。


这支向日葵很难说是画的静物,根根树立的葵花籽好像要挣脱出来,狂暴的叶片凌乱飞舞。


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梵高 被剪掉的向日葵 1887 阿姆斯特丹梵高美术馆


1888年,梵高去了一个让他灵感迸发的地方——普罗旺斯。


在普罗旺斯温暖阳光下,梵高感受生命力在蠢蠢欲动。


他把视线转向光影。


他笔下的农田散发着兴奋的光,星空与大地的界限逐渐模糊,色彩的对比强烈,感官受到强烈的冲击。


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梵高 夜间的露天咖啡座 穆勒博物馆


他的好基友,同为画家的高更去普罗旺斯找他,俩人“同居”了一段时间。


然而,相处容易同住难,


高更和梵高对待绘画的态度完全不同,高更认为绘画是随意的,而梵高太过用力。


双方开始激烈地辩论,辩论后的梵高觉得自己像一块放完电的电池。


随后,高更发现他不理解梵高,甚至有点嫉妒?


最后,在一次争吵流血事件后,二人分道扬镳。


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梵高 漫天星斗下的罗纳河 法国奥塞博物馆


“自从得了精神病,整个人精神多了”


梵高不仅有癫痫病,还不停地与抑郁症作斗争。


人们都知道他把自己耳朵割下来寄给她女朋友(可怕),


其实不是整个耳朵割下来,就是割了一点耳垂。


那也够吓人的好吗!


正常人根本办不出那事儿!


所以,当人们得知他得了精神病而自杀,没人觉得奇怪。


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梵高 割掉耳朵的自画像 哈佛大学福格艺术博物馆


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他是得了精神疾病,


对于梵高来说,他得到了来自天堂的启示。


他把自己当成一个先知,一个思想家,灵感不断涌现。


在发病痉挛的过程中,梵高看到了最热烈的世界景象。


仿佛着了魔,他开始认为人世间也应该又天堂存在。


梵高自愿进入精神病院治疗,他幻想着自己能痊愈并重新开始,又害怕自己痊愈后再也获得不了疾病给他的灵感。


这些作品是梵高与病魔斗争并互相成就的结果。


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梵高 星空 纽约艺术博物馆


1889年,梵高为自己画了最后一幅自画像。


头顶的漩涡盘旋着向上延伸着,那是梵高无法治愈的偏头痛,这是身体和精神双重悲痛的表现。


但他面部表情平静,内心坚定不移。


他狂热地作画,继续与病痛顽强抗争,他的作品甚至看不出他那时有多么地脆弱。


他开始用透视法,他把目光放在遥远的地平线上游弋,


这些画似乎有生命,画中的每个元素都在向我们诉说,让人沉浸其中。


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梵高 自画像 巴黎奥赛博物馆


“我努力去真正快乐起来,但我的生活举步维艰,我的脚步摇摆不定,不能向前。”


他刚卖出人生中第一幅画,就被艺术评论者们誉为绘画界未来的希望。


然而,这并没有帮助他战胜病痛。


1890年,腹部中枪的梵高在弟弟提奥的怀里告别了这个让他担忧又痛苦的世界。


他终于可以去寻找真正的天堂了。


随后一年,提奥也因病去世,兄弟俩终于又可以团聚,也许在天堂,梵高可以继续作画,提奥继续帮他卖画。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的伟大才能,只有他自己不知道。


那个存在于王太太脑海里的男人


梵高 麦田上的鸦群 阿姆斯特丹梵高博物馆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