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2020-11-05
日期: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1936年出生于贵州省贵阳市。擅长水彩画、油画。毕业于贵州师范学院艺术科。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国家一级美术师等职。1996年退休后专门从事美术创作。20世纪50年代起,作品多次入选全国美展和全国性大展,并在我国香港、台湾及韩国、日本、加拿大、北美等地展出并被收藏。1999年退隐农村作画。2005年在花溪风景区建立“石庐艺苑”个人美术馆。


主要成就:


1956年油画《绣》入选第一届全国青年美展,获贵州省青年美展二等奖。


1964年油画《谷场读书声》入选第四届全国美展。


1979年连环画《绿色天仙》入选全国科普美展,获贵州省科普美展二等奖。


1982年连环画《黄莺之歌》获全国林业科普美展二等奖。


1985年水彩画《三头牛》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连环画《聪明的仙鹤》入选第六届全国美展。


1986年水彩画《牛群》《夕阳》入选第一届全国水彩、水粉画展,其中《牛群》被评选为优秀作品(本届不评奖项)。


1990年在广州美术馆举办个人画展。


1992年水彩画《苗女与牛》《古老的碾房》入选“中国水彩画精选百人展”在韩国展出。


1992年《苗女与牛》入选中韩水彩画联展,在韩国展出并被收藏。


1992年水彩画《晨雾》入选中国水彩画大展。


1992年水彩画《秋实》《在乡场上》入选中国精品油画、水彩画大展,在台湾展出并被收藏。


1992年水彩画《苗家》入选全国第二届水彩、粉画展。


1993年水彩画《夕阳》等三件作品入选中国水彩画大展,在香港、杭州展出。


1994年《毕永祥水彩画集》(一、二两集)在台湾出版(明信片珍藏版)。


1995年在台湾中华艺文中心举办毕永祥个人画展。


1995年《毕永祥画集》由台湾雅林艺术公司出版。


1996年水彩画《山寨人家》入选第三届全国水彩、粉画展。


1997年《乡亲》入选中国水彩画大展。


1997年在加拿大温哥华举办“中国现代油画水彩二人联展”。


1997年第二次在台南、台北举办个人画展。


1998年应加拿大二埠艺术议会之邀举办“中西文化交流二人展”。


2006年水彩画《牛群》入选中国百年水彩画展。


2008年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苗岭风情:毕永祥水彩风景画集》。


2015年5月灵秀花溪•  乡愁 ——油画写生作品展在贵阳花溪青岩举办。


2015 年6月毕永祥水彩油画展在贵阳保利艺术中心举办,并出版《毕永祥水彩人物画集》。


2015年9月——2017年3月中越边境写生万里行。


2017 年4月石板房的魅力画展——在贵阳花溪石庐美术馆举办。


2018年3月老人与鲜花画展——在贵阳花溪石庐美术馆举办。


2019年绿水青山画展——在贵阳花溪石庐美术馆举办。


2020年6月彩韵墨痕——现代彩墨画展云上首展。


田园遗梦


往事如烟,昔日的时光化作一幅幅画作,不时像彩蝶般飞舞在我的脑海。自幼喜爱绘画,青年时代受过一段艺术教育,从此走上漫长艺术之路。多年来用绘画的语言留下了这个世界的一份份的记忆。


这些画作是我面对自然的对话情结。几十年的从艺生涯中感悟了作画的艰辛与乐趣,直到年近八旬还在奋蹄而行。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大破上之一   62×61cm   1997年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大破上之二   62×61cm   1997年


在我居住的地方,一湾溪水绕村过寨,穿山越岭缓缓而行,造就了幽深秀美的自然风光。它像一位山林高士吟唱着古老的喀斯特之曲,千百年来,悠扬的旋律陶冶着人们的心灵。这里原名叫“花仡佬”,后来人们发现了它的美,逐步开发修建成了现在的花溪。生性偏爱自然的我,为了艺术追求与梦想,在退休后不久就举家迁入这个小镇,以便能够潜心作画。这里不单风景优美,民俗文化也很丰厚,尤其那独具特色的石板农舍使人陶醉。一处处石板村寨,天人合一的原生态搭配是如此的和谐。行走在这样一片世外桃源中,陶潜诗中的佳句“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就会脱口而出。诗情画意促使画性大发,于是就开始了我的农村风景写生生涯。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大破上之三   62×61cm   1997年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大破上之四   62×61cm   1997年


路漫漫兮而上下求索,在这寂寞之道上渐行渐远了,在世纪之交的前后几年里,每日清晨赶乘乡村公交,带上干粮和饮水,身负十多斤重的画具往山村里走去。一去二三里,烟村四五家。春草烈日,风霜雨雪行进在山林村道上,闻惯了乡土的清香,饱览了山花野露。远离世俗纷争,忘记了功名利禄。站立在溪旁村巷埋头作画,长年陶醉在这些黔山秀水之中,过着与山民结友为伴,粗茶淡饭渡日,寄情于绘画,讴歌田园而乐在其中。山中无历日,寒尽不知年。时代变革太快,起重机和汽车的轰鸣把我从梦中惊醒,一切都变了,纵横交错的高速公路取代了羊肠小道,钢筋水泥板块取代了石板农舍,从城市到乡村,人们都在忙着建造水泥森林。中国要发展、要富强起来是大趋势,那几千年的农耕文明和那往日的田园诗韵也将如南柯一梦般消逝。抚今追昔,我永远不会忘记一个个苗族和布依族山寨——“摆门”、“摆古”、“龙山”、“黑石头”..... 还有那里的乡亲们和那些独具特色的农家小院。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大破上之五   62×61cm   1997年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大破上之六   62×61cm   1997年


有幸生存于世纪之交大变革前后的岁月里,作为画家用自己手中的笔,写下这些即将消失的农村面貌,这是几千年来先辈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家园。我很珍惜这些作品,它不是几百分之一秒“咔嚓”一声所能得来的,而是我用生命与自然对话的结晶,是一种物我交融的载体。蓦然回首,作了最后一个“米勒”。农耕时代的情结可以从一幅幅画作中去追寻,田园画家不会再有了。现经过整理和挑选,把这些作品出版和展览,与大家一道分享和回味一个逝去的时代。不要忘记千百年来先辈们在这样天人合一的生态环境中生活、劳作、繁衍后代。他们吃粗粮野菜充饥延寿,斗鸡玩鸟尽显天真,跳花赶集其乐融融,虽然劳苦而精神富足。当有一天人们快节奏的富日子过烦了之后,也许还缺少些什么?但历史是不会回转的,在闲暇之时看看这些作品,或许能带来精神上的一种慰藉,作为画家的我也就满足了。


贵州人系列


位于祖国西南的贵州,不仅是一片古朴的原生态国土,也拥有神奇而深沉人文传统。一句俗话“天无三日晴,地无三尺平,人无三分银”尽管有些偏颇,但从天、地、人三方面概括了历史上贵州的一些特色 。祖辈何时来到贵州,是一个历史的遗憾,但自哇哇落地始我就已列入了贵州人的行列。贵州古称“夜郎”,是历代充军发配的地方, 而一句“夜郎自大”的成语则更加让贵州的封闭形象不胫而走。据传上古时代黄帝大战蚩尤,蚩尤兵败而入贵州,这大概就是苗族的祖先。毕竟上古无史可查,也只是传说而已。由于贵州地处西南边陲,在历史长河中逐渐形成了一个封闭、多民族的边缘省份。各民族的风俗、服饰多姿多彩,充满一种历史的神秘感,这也是中华文化的一种遗存和延续。在我的画作中经常出现一种头顶大牛角的苗女,是贵州织金一带的一种苗族,因为穿白色服饰,当地称为“白苗”。这是源自古代先民对牛的一种崇拜,把牛当成一种图腾。几千年的农耕文化都离不开牛,山民们一生都以牛为伴。“牛”成了人们的衣食父母,甚至美丽的姑娘都要在头上装饰一对大牛角。黔东南是苗族群居最集中的地方,他们华丽的服饰据保留着唐宋时代的遗风。所以大多数人都把视点集中在这里,其实贵州各县区都有苗族存在,他们的风俗服饰也都各有不同,留下了不同的时代印记,这的确是一部活化石,值得史家研究。而安顺一代的屯堡人,实际上是汉族。他们是明代屯兵贵州的一支,风俗服饰保留着明代的样式,至今不变,这可能在全国都是独一无二的了。天时、地利造就了贵州这样一个多民族的边远省份,也是一个“不知有汉”的世外桃源。祖祖辈辈的农耕生涯,铸就了贵州人勤劳善良的美德,至今让人有着一种“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的故乡之情。这种挥之不去的贵州情结使我从学画开始就努力表现他们,陆陆续续留下了不少作品。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苗岭之晨  108×78cm    2005年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白发苗老之一  108×78cm    2017年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白发苗老之二   108×78cm    2017年


近年来,发现用“贵州人系列”做母题的容量和内涵很符合我的构想。工程浩大,古稀之年有力不从心之感。但还是画出了几十副,预计整个系列将达百幅以上。如此面临的困难也很多,当今数码时代,图像泛滥,满街都是美人像,创作一件深沉而又具内涵的艺术品更不容易。必须艺术形式风格上都要创新,突破传统肖像画的黄金律,凸显人物性格的韵致。借鉴中国画中的留白以突出主题,增强视觉冲击力,并注意到虚实相生、意到笔不到的写意精神,并注意画面的整体抽象构成,远看是一副彩色缤纷的抽象画,近看以人物性格的凸显来打动观众,在创作过程中极力避免舞台化妆式的美化,注重刻画人物性格,表现活生生的生活中的人,充分发挥水彩艺术语言的水色淋漓,轻快透明,一气呵成这些特点。这种追求能否达到,只能让作品说话了。这批画没有商业目的,也不讨好任何人,更不为奖牌而作,只是表达一个贵州人的情结,为贵州草根民众塑像,但愿在时光流逝中留存一点记忆。如能做到这点,作者也就满足了。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白发苗老之三   108×78cm    2017年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白发苗老之四   108×78cm    2017年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白发苗老之五  108×78cm    2017年


一个边远地区的画家,在这样浮躁的商业社会中,为了人格与尊严,淡出名利圈并不是什么坏事。甘心情愿的过着朝踏牛道,夜枕荷香的田园生活,潜心读书作画,乐在其中。绘事本是寂寞之道,但这样的生活对我来说却是适得其所,真是“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最终只有上帝对我最宽厚,让我八旬之年还有精力完成我的一系列艺术创作,完成我的衰年变法。


苗岭风情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白马之一   75×52cm    2000年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白马之二   75×52cm    2000年


五十余年对水彩画艺术的不懈探索,感到水彩画初看简单易学,是初入门的功课,深入进去才觉得其间高深神秘,像一匹难以驾驭的野马,色彩变幻的莫测,令人惊喜的意外,具有很强的视觉冲击力。要把水彩画画好不是件容易的事,很多大师都望而生畏。过去参加各种全国大展。在水彩画语言应用上就很不够,忽视了书写性和画味,自己也曾苦恼过,总想画出生动流畅水色淋漓的水彩作品来。艺术贵在创新,而创新更不是件容易的事。但还是不甘平庸,总想把画画好,画出点新意来。退休之后举家迁入花溪小镇。杜绝社交和应酬,沉浸在读书和画画之中,在水色中寻找乐趣。心像水一样淡泊,情在色彩中流淌,远离商海潮,追寻我的桃园梦。人生苦短,现已古稀之年,时光的宝贵就不必说。正如华裔建筑大师贝聿铭说:“把每个睡醒后的早晨都当成一件礼物,”这就是一个知识分子晚年对人生对时间的珍惜。以水彩为伴的人生,岁月像水一样流失,更应像彩一样生辉。八十岁不为晚。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白马之三   75×52cm    2000年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白马之四  75×52cm   2000年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白马之五  75×52cm   2000年


结缘水彩画艺术几十年,崇敬过很多大师:泰纳神秘的光色变化,萨金特挥洒大气,魏斯的超写实功力,佐恩高超的型色把握技巧,都影响过我,这些大师令人尊敬,代表一座座高峰。但是,时代在发展,艺术要前进,不能再走老路,虽然天资愚钝,但还是要努力把画画好。注重水彩画语言的发挥,借鉴中国画之长处,尤其是大写意画,作品中追求一种天人合一的艺术效果。水彩画顾名思义,第一得把水玩活,然后就是色彩。色彩要丰富并富于感情,画家在水色交融中因势利导,挥酒自如地产生各种奇妙的艺术效果,这是其他画种所不能做到的,也是水彩画的独特之处,不然水彩画就没有味道,这考验水彩画家的生活、修养和基本功。绘是视觉艺术,说些什么并不重要,真正的画家是靠作品说话。近年来画了不少作品,现从废纸三千中挑选出这几十幅作品附印成册。望专家同道多多指教、更希望广大观众能够喜欢我献上的这部光与色的轻音乐。“屈平词赋悬日月,楚王台谢空山丘”这句古诗影响了我的一生。这句话说的是权和利都是过往烟云,艺术才是永恒的。我每当有杂念时,它就会在我的耳边回响。所幸的是我除了艺术之外没有什么混事本领,少用了很多时间去追逐这些烟云。有了很多时间画画,这辈子也该满足了。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白马之六  75×52cm   2000年


毕永祥,一位札根乡土30余年的老艺术家


毕永祥   白马之七   75×52cm   2000年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