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2020-11-02
日期:

南国风日正好,学子聚美一堂。开学季,是新的开始,也是新的征程。近日,岭南水彩界四位名师——龙虎、许以冠、陈朝生、陈海宁,沿历代广美水彩求索者之足迹,溯源而上,探讨开拓者王肇民之标杆导向,及其予后人的“征战”启示。


王肇民的作品、胸怀、情操,何以使水彩画超越了所有约定俗成,而成为与任何其他艺术门类无分上下的一种“展现宇宙得天独厚之美”的瑰丽媒介?


且听四位名师嘉宾一一道来。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龙虎:广州美术学院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美术家协会美术教育艺委会主任。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陈朝生:广州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副院长兼水彩画系主任,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水彩艺委会委员,《当代水彩》主编。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许以冠: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美术教育学院副院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美术教育委员会副主任兼秘书长。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陈海宁:广州美术学院副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水彩画第一工作室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东省美术家协会理事、水彩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广东省中国画学会理事。


01


素描功力,能让风格差之毫厘谬以千里


学习水彩画要从素描淡彩着手,这是水彩画的发展过程,也是个人的学习过程。

——王肇民《画语拾零》


“素描是他能达到登峰造极的最有利支持。”广州美术学院教授龙虎,表达了他的肯定观点。成就超出水彩画领域,王氏依托的是其自身的全面艺术学养及深厚文化底蕴,而素描,尤为值得一提。


“王肇民的画风似乎很容易学,也学得像,但永远只是表面的,细看则有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之感,究其原因,除文化底蕴不同外,素描造型能力的差异,是重要因素之一。”龙虎回忆起这位“油画系的素描教师”,说其画素描的方式也与众不同——先由全局决定一点,再由一点画到全局。


从局部入手再辐射到全局的方法,当然也会因势而变。王肇民在其素描集自序里就说过:“现在我画素描,有时候从大体开始,有时候从局部开始,有时候把二者结合起来处理,因时制宜,灵活掌握,不在方法上绝对化。”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今天,我们在解读王肇民的素描时,不难发现其丰富的表现手法和颇具内涵的强悍表现力。“那个年代,当大家都在痴迷学习苏派全调子素描时,唯有王肇民先生坚持自己的艺术主张和追求,实属不易。这种桀骜不驯的天性,正是其能鹤立群雄而成一代大师的必备条件。”


“我们看王肇民早期的素描,如其1957年画的《老人像》等,还没有太过明显的个人风格,而到了七十年代中后期,则开始形成明显的王氏风格,如1975年画的《老人》、1979年画的《北京老人》等,画法高度概括、块面清晰、浑厚雄强、笔法老道,这些特性其实就是王氏风格的典型绘画语言。八十年代之后其素描作品的表现力则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巅峰,而其水彩作品风格也是从八十年代前后开始走向成熟和辉煌的。可以很清晰地看到,王肇民绘画风格形成的时间,素描和水彩几乎同步进行。”龙虎说。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素描是其创作生涯的一块坚定基石。王肇民曾在《画语拾零》里论述:画画,是画关系,主要是画素描关系和色彩关系。他追溯自己的学生时代,提及在最初进的学校杭州艺专,老师受印象派影响长于色彩,“因而我就学习色彩”;其次进入中央大学师范学院艺术系,老师受学院派影响长于素描,“因而我就学习素描”,其时的老师为代理系主任颜文樑。


推崇“深刻”和“力量”的王肇民,对文艺复兴时期的辉煌念兹在兹并赋予实践,他画《米开朗基罗》《圣保罗》等石膏像,并发现旧的方法画素描不坚实——其素描的三种改变“由外部画起的方法改为由内部画起的方法;由大体画起的方法改为由细部、小部画起的方法;多遍画起的方法改变为一遍画起的方法”,就从此时开始。


继而世易时移,从南京至武汉再至广州,成为一名素描教师,“王先生一辈子在教素描、在研究造型,来为他的水彩创作服务。没有他的素描,就没有他的水彩。”广州美术学院绘画艺术学院副院长兼水彩画系主任陈朝生,也表达了类似的看法。


确实,王肇民先生自己当年在开过三次画展后,总结自己水彩画风格时也说道,其中有国画的笔法、油画的色彩、素描的功力、诗的境界。


02


本质:以水彩为媒,去实践对艺术的探究


林风眠说艺术家第一要有艺术家的灵魂,这话很重要。这是艺术品的艺术性高低和有无艺术性的根本所在。

——王肇民笔记《续写画语拾零》


“王肇民是100多年来西方写实主义绘画进入中国后达到成熟的真正标志之一”,广州美术学院美术教育学院副院长许以冠非常赞同这一观点。他认为,从艺术史的坐标体系中观察,王氏实现了西方水彩进入中国后成功的本土化转变。在这样的转变进程中,依托的不仅是精湛的技巧,还有智慧。


“他是一个非常睿智的人。”回忆起自己与王肇民的接触,许以冠说。


“艺术创作不是一个空泛的概念,它是落实到每一个个体的、极其细微的对艺术语言的体察。这种体察需要提升到心灵和灵魂的高度。王肇民先生是非常睿智的人。在他跨越了两个世纪的生命历程当中,面对瞬息纷繁的社会和生活,他主动地(如今看来正确地)做出了各种选择,当中就包括选择了水彩作为创作的媒介。”


王氏曾说他学习水彩画的原因就是“人皆不学,我故学之,不愿与别人争热门”,许以冠对此解释道,“此番话不能只从表面去理解为‘大家不画我就画’,其实,它背后有一个逻辑就是,如果我们对艺术创作没有进入本质层面的追求,那么选择什么画种都没有意义。所以,选择水彩又如何?”许以冠说。


“王先生在审美范畴上建立了一种新的高地。现在画水彩的人特别多,遗憾的是太多的作者只停留在玩弄技巧性层面,这于绘画来说,这是相对基础的层面。我觉得,艺术创作,必须提升到品质本体的探讨——借助画种的特色语言或材料做开拓性的艺术探索和追求,才有它存在的意义。”陈朝生和陈海宁亦如此阐述。


陈朝生进一步解释了水彩是如何被王肇民“仅仅”作为媒介的:“王先生不是在‘画水彩’,他其实是调动了他博大深厚的素养在作艺术实践。我们今天研究他的各种技巧,一定要更加留意,那内里有一种融入他生命体验和时代抉择的风格语言——他在调动他的综合素养和智慧,进行着融入东西方艺术精神文化气质的探索。”


“王先生运用水彩这种媒介,和艺术对话,去解决艺术的本质问题。”


03


作画,第一以格调胜,第二以功力胜


宇宙间有某些得天独厚的东西,生得特别美,是上帝的杰作,远非一般人的想象力和艺术修养所能企及。

——王肇民《画语拾零》》


所以,“简单来说,一个优秀的作品,应该要跟个体生命品质发生关系、跟艺术进程发生关系、跟这个时代发生关系。画面就是媒介,它必须包容并呈现上述所有。”陈朝生说。


如此呈现,方可“不朽”。


王肇民在《画语拾零》里曾明确表达:“作画,第一以格调胜,第二以功力胜,二者兼胜,乃可不朽。”功力作为奠基石和持续不断往上累积的台阶,亦需要“格调”的方向引领,方可抵达卓越境地。


那么,今日我们如何教与学?王先生也在文字里给予了启示:


有人说风格是不可以教的。作为教师,我以为风格要教,因为风格主要是学来的。而且要从画素描学起,慎其始,方能善其终,不然歪风形成,极难挽救。至于天赋,要通过学习才能起作用、才能有发展。


所谓歪风,主要有四:一为甜俗,二为粗恶,三为陈旧,四为虚伪。四者有一,则其风格必入魔道矣。而且学习风格,不要专学一人一派的风格。要在中外古今各大家的高尚风格中吸收营养,以作为自己风格形成的有利因素。


风格的形成,主要因素有四:一为个性,二为阶级出身,三为师承,四为时代影响。因为师承是个人风格形成的主要因素之一,所以我说风格是可以教的。而教的方法,是在现实主义的道路上,百花齐放。


在百花齐发的路途上,导师们都有话说——


曰包容。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陈朝生作品


我们都提倡学生要吸收包容更多的一些东西。如果你的画面、你的技术,它排斥其他东西,我觉得有问题。如果你在整个创作过程中,能包容吸收不同的养分进来,这就对了。这证明你在慢慢融合一些东西,输入到水彩笔下。所以格调是调动了各种营养进来,最后又透过绘画进行本质流露。格调是流露出来的,看似毫不经意,实则举重若轻。

——陈朝生


曰创新。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龙虎作品


广美水彩一直在与时俱进。从前我们对王先生模仿得比较多,后来慢慢领悟到这不是先生本意,先生他在那么保守的五六十年代亦能大胆创出自我风格出来,另立山头,我觉得他当然也希望他的后人不要只走一条路,肯定要多样。所以我从我这一辈开始,就主张创作的多元性,然而,在精神和格调上要坚守先生珍贵传承,万勿流于俗气。

——龙虎


曰清醒。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陈海宁作品


往往我们在最后传递给学生的,就是格调。有些学生经过四年的训练,手头功夫已经相当了得,在最后体现个人艺术魅力和才华的毕业创作阶段,这部分的学生在技巧上其实我们过问得并不多,他们都拥有各自的“绝活”,教师在这个最关键的时刻,是每天去盯着看画面有没有“走调”。《画语拾零》里讲的格调这个事情,是学生最应该学的东西。“作画偶然画得好靠灵感,一生画得好靠学问。”王肇民先生用他一生在技艺和为人上的追索,为我们树立了一个超越的典范。

——陈海宁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许以冠作品


最终,“王肇民先生的风格,使广美乃至广东的水彩画找到了自己的学术坐标。”——许以冠


陈朝生:

王肇民在苹果中画出一个米开朗基罗


何谓“格调”?我认为,王肇民先生创建并引领广美水彩艺术家一直坚守和推进的“格调”,是一种富有生命创造力和深厚文化积淀、注重品质提升与美学建构、发扬高尚艺术精神的创作行为与理想追求。


以先生的《苹果》为例。钟涵先生说:“王肇民在苹果中画出一个米开朗基罗”。王肇民先生赋予了苹果一种恢弘和壮美的生命情感和力量,这不仅解读到王先生对形的独到感受和直观把握的强劲力度,也让人们感悟到他一贯的主张:即力量和情感的创造。一个苹果作为情感的载体,正展现了王先生心中的理想信念与生命品格之内涵构造,其高贵、雄强的造型风格和生命厚度便形成了王先生水彩艺术的“格调”。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许以冠:

“力”和“美”是广东水彩格调的重要因素


王肇民先生主张“真实则美,有力则美”,“力”和“美”是王肇民先生艺术的核心。他艺术中所具有的奇崛的美学特质,暗合了广东有别于其他地区的人文精神基因。这一点,可以从近代广东书坛对碑学的追求进行理解;另外,岭南艺术调合中西的折中传统也是他的艺术得到共鸣的基础。在他的影响下,“力”和“美”是广东水彩画的格调重要因素。


《荷花玉兰》系列作品最能代表王肇民先生艺术创作特点和高度。他笔下的荷花玉兰有着高度人格化的表达。作品中运用西方造型艺术手法充分传达了物象的特定美感,值得注意的是,他不是表现花卉的柔美,而是注重力量和结构的表现。作品更通过类比、联想、象征、拟人等手法赋予了物象的精神和品格,“诗有比,画亦有比”使物象的人格化的表达成为可能,是“人当物画,物当人画”的最好注解。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陈海宁:

广美水彩的格调

是一种对艺术真理的执着追求


我所理解的王肇民先生乃至广美水彩的“格调”,体现为一种分量感、力度感以及高尚的审美格调和独立的学术精神。


我们希望创作不随波逐流、不牵强附会、不以功利为最终目的。哪怕是有的放矢地为参赛而创作的作品,广美人也要以独立自主的学术品格为底线严格要求自己,因为只有这样,艺术创作才能体现出它真正的意义。也因此,我们的一些优秀的作品在某些场合有时也会出现不讨好的遭遇,但这不会影响我们的学术坚持,认准了正确的目标,我们就会一如既往地坚持下去。作为艺术创作者和教育者,我们有延续广美优良艺术传统的职责,我们会竭尽所能地去引领后来者进行负责任的、有良知的艺术创作。


广美水彩的格调,不仅仅是一种风格样貌的体现,更是一种执着的、充满正能量的对艺术真理的追求。


我们来看这件作品——


以水彩为媒,透视艺术本质


这是一件被我理解为“极简主义”的作品,极简的题材、极简的构成、极简的色彩……这极简的画面,在王先生的作品中当属另类。


画面呈现为几近黑白的基调,将我们日常对“色彩”的理解归纳至最微妙的变化,隐藏在直观视觉下的黑白之间。最早我是从书本上接触到这件作品的,印刷品消磨了原作上面许多微妙的变化和自然的过渡,使我读到了一种“纯粹”,而这种“纯粹”的魄力却引发了我深深的感触。


后来有机会看到了原作,我在近距离的画面上读到了比我想象中精彩百倍的色彩变化,先生在黑白之间寻找着色彩的丰富性和提炼所带来的表现张力。对于彼时彼刻先生的想法,我们已经无从考究,但我看到一种下意识的把控和对色彩表现可能性的挑战。恰恰在这过程中,作品也完成了由写生模式向创作模式转向的过程。这件被我个人理解为“极简”的作品,我不清楚同行们对它有什么样的理解,但于我来说,它为我的创作理念和艺术追求带来了非常重要的启迪,因为王先生所过:“在广度上无须苛求,在深度上,要不遗余力。”


本文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END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