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雪来:「落花时节又逢君」
2020-10-30
日期:

杨雪来:「落花时节又逢君」


篆刻工具


读美院也是一件有趣的事,不管你从哪里来,做过什么,有什么兴趣爱好,都不问,来了就画素描,石膏几何体。


教我的,如同小学班主任一样,又是一位中年妇女。看她的脸,看她的作品,听她讲话,自然就想到革命。如果要深究她作品背后的思想,其实也没什么好深究的,一目了然就是1942年的思想。即使这么多年过去了,社会的主流早已从解放思想变成独立思考,可对于她来说实在是有些为难,她的思想早已凝固在激情燃烧的岁月,不会进化了,可她要来教我,没得选择。


这当然不怪她,更不能怪美院,那是一场悲剧,虽然表面结束,底下惯性巨大,还要消磨无数青春。这又能如何呢?历史从来是这样的,如洪流,裹挟着众生。


可我不愿意这样。我爱庄子也爱史迁。近代史无从了解,更别说美院的历史。爷爷解放前做过徐悲鸿的学生,可我对这位老师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我还是喜欢古人,当年日本的雪舟访遍了画院,感叹中国已无画家,他哪里知道倪云林正泛舟太湖!要知道,一本中国绘画史是不会根据你的职称来论高低的。


何况画画可以轻松点,也并非只一条路可走,徐渭,八大哪里又听说过素描,传统的画画不过是文人的消遣,当然,这都是多年以后才晓得的,当时只凭本能。


我把对篆刻的爱好转移到了版画上,二年级的时候,《书屋》杂志主编王平老师给我来信,邀请我为《书屋》做一年的封面,《书屋》是全国有名的杂志,第一年封面用的是爸爸的作品,第二年用姐姐的,下一年要用我的,行吗?王老师说行,而且没什么具体要求,大意是以书屋内的陈设为内容刻版画六幅。


按王老师要求刻了三遍,终于交稿。这一套版画还真的刊登在1997年全年的《书屋》封面上,像做梦一样。


我那一届六个毕业生,同学忙着找工作的时候,我则决心做艺术家,在家时做版画,出门就搞街头摄影,以为这样也不错,正想的时候,系里老师来找我,说电视台来要人,问谁会摄影,老师一看,其他人都不在,会摄影的又只有我一人,于是推荐我去广东卫视青少部实习,没想到这一去就是十五年,再次操刀篆刻时已是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真是落花时节又逢君。


杨雪来:「落花时节又逢君」


《落花时节又逢君》2020


杨雪来:「落花时节又逢君」


《落花时节又逢君》墨稿2020


杨雪来:「落花时节又逢君」


《落花时节又逢君》特写2020


杨雪来:「落花时节又逢君」


《无意为佳》2020


杨雪来:「落花时节又逢君」


《无意为佳》墨稿(2020)


杨雪来:「落花时节又逢君」


《无意为佳》实物(2020)


杨雪来:「落花时节又逢君」


《湘江行吟》一(2018)


杨雪来:「落花时节又逢君」


《湘江行吟》二(2018)


杨雪来:「落花时节又逢君」


《真放在精微》(2018)


杨雪来:「落花时节又逢君」


《湘江行吟》四(2018)


杨雪来:「落花时节又逢君」


杨雪来,1974年生,湖南长沙人,园林艺术家、篆刻家。1998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版画系,同年入原广东电视台青少部工作,2000年调入原广东南方电视台,2014年辞去原南方电视台工作成为独立艺术家,2015年创作园林《双来书屋》,2019年篆刻作品在长沙市博物馆展出。


本文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END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