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2020-10-30
日期:

陈新华是我们老师的老师,我们尊称他“师爷”。

夏日的一个午后,我们斗胆跑到师爷家里,把我们的作品带给他看,把我们的想法和他交流。


还参观了他的楼顶秘密花园,尝试了他的十斤重哑铃,可谓收获满满。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神秘的隐世高人


五年前,我们在《丹青岁月》——岭南画派十二人画展上,第一次看见陈新华的名字。


那时候还不认识陈师爷,却一眼就记住了他道骨仙风大画家形象。


没想到后来机缘巧合成了他的徒孙,缘分妙不可言。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椰风·朗月·清茶


陈师爷在广州美院国画系当教授,培育优秀学生无数,但提起岭南画派的名家,人们却不会首先想到他,因为他实在是太低调了。


他只画画,不卖画;他是广东美协会员,却不任职;


他不在外面办个展,不出书,不巡演,不直播,不炒作,不参加商业活动。


他每天十几个小时在家里的工作室画画。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藏寨秋


他不会天南海北地写生,因为他晕车。


但是,他的心中有大千世界,脑海中藏着宇宙众生,细致观察的实物与不可言传的意境完美结合,从笔尖流出,充满了浪漫主义色彩。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上古纪事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回娘家


画坛老顽童


陈师爷仍然保持着白发虬髯,道骨仙风的英姿,耳聪目明,思维敏捷,跟我们聊起绘画神采奕奕,


让人想起凯鲁亚克的《达摩流浪者》里的那句话“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造物浑然


我们把“八斗”系列画作和双面绣工艺作品拿给陈师爷看,他饶有兴致地仔细观察。


当我们跟他解释,一幅双面绣要用到几十种颜色的丝,并将一根丝拆成十股去绣,他对我国高超的刺绣工艺表达了真诚的赞许。


他说,中国画的审美是有一定年纪和阅历的人所欣赏的,是比较含蓄的,外国的审美是外在的,奔放的,美是全世界共同的语言,要站在世界的立场上去创作。


变化多样和统一协调,这已经属于哲学范畴,


将哲学思维运用在绘画中,对比、色彩、配搭,国画和西画的结合与碰撞,这是陈师爷画作的精髓。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逍遥游


他给我们讲了他喜欢的动物形象,海豚、抹香鲸、米老鼠、翻车鱼......


从他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生动活泼的动物形象,看到画家丰富童趣的内心,


如果不说,谁能想到画这画的,是一位古稀老人?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野趣


任性的藏家


陈师爷的画作都被藏了起来不见天日,实属可惜,于是我们提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焱艺术:这么多好看的作品,您不拿出来展出让更多的人看见,不觉得可惜吗?


陈新华:我画,因为画画使我快乐,我不为任何人画,只为自己的内心。


焱艺术:您的画结合了传统与现代绘画的特色,极富美感,如果做成商品肯定会受到市场的欢迎。


陈新华:做商业,必定会不自由,要考虑别人的需要,不能随心所欲地画。


焱艺术:商业化,可以让您的优秀作品实现商业价值。


陈新华:赚那么多钱干啥,我没时间花钱,工资够用啦。我从来不搞个展,我只希望能有个地方挂满我的画,我自己看。


嗯,有才华、有时间、有钱,就是这么任性。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月光光照九州


上世纪末,已经有香港藏家愿意以几十万元的价格收藏陈新华的一幅画。


陈新华并不想要,他要的,是纯粹的艺术创作。


有些画家被名利所累,就像一杯鸡尾酒,颜色和口味已经很复合,很难有所突破;而陈新华,就是一瓶山泉水,加什么料进去就变成什么味道,永远生动新鲜。


虽然陈师爷很“任性”,但通过真诚地交流,他对我们的构想非常支持,愿意让我们尝试用一些新的形式展现他的作品,他仍然潜心创作,我们则把他的佳作呈现给更多喜欢艺术的人。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牧歌


妙笔生花园


从一个画家的画作,可以看出他的性情和生活状态。


陈新华的画是具象的也是抽象的,是传统的也是当代的,是中式的也是西式的,是深入浅出的墨色也是缤纷斑斓的彩色。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山家


他的画总能在众多作品中让人眼前一亮,细细品味方能领悟出其中蕴藏的技巧与韵味。


陈师爷家住顶楼,我们爬上一个陡峭的阶梯到了楼顶,


瞬间,仿佛爱丽丝掉进了兔子洞,一个精致美丽的花园呈现在眼前。


头顶的花架上蜿蜒缠绕着藤蔓,爆满杆头的三角梅和各类绿植生机盎然。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悠悠天涯情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悠游


“我最爱的就是画画和养花,做这些事我永远不觉得累。”


花园的木桌上有两个硕大的哑铃,一个十斤重,陈师爷一手一个举起不费劲儿,我和小伙伴都惊呆了。


难怪陈师爷的画看上去让人感觉幸福满满,那是热爱生活的人才能画出的作品啊!


隐秘的高手:陈新华


从三点聊到七点,意犹未尽。


陈师爷说:下次你们可以早点来,画画赏花,不过我做饭不好吃。


我们说:没关系,我们来做。


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本文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END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