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2020-10-29
日期: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二维码·余香之二  28×28cm  纸本  2013


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识读黄丹松工笔近作

文 / 王谦

(美术学博士,山东艺术学院书法学院教授)


2013年,黄丹松在广州创作题为二维码的系列作品,杭春晓先生曾写一画评,激赏于这一系列作品中花卉与二维码之空间关系的处理之妙,指出其作品中的背景处理不再仅为一种肌理背景,而成为画面能指的组成部分,“这种变化让黄丹松的作品开始显现出新的发展方向——原先作为背景形式衬托的肌理,逐渐转化为某种主动性的意义构建”。


彼时,我在济南正决意职业或人生转型,报考翌年的书法方向的博士研究生。当2016年初秋到来时,他和我已经同时进入了中国艺术研究院位于北京新源里的同一间研究生宿舍。在同一级美术学博士生中,论齿序,我和他分占前两席,两人加一起相当于四位90后博士的年龄总合。丹松兄生长在广东,正宗南方人对生活趣味的讲究,在他身上常有表露,即便在日夜忙于学位论文的紧张状态中,下颏短髭再怎么放任生长,也总在可控可观范围之内,长度正适合思考论文时偶作“拈断”之用。四年来,看多了这位南方艺术家的画作,更品味到古人“画如其人”诚不我欺。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二维码·余香之一  28×28cm  纸本  2013


杭先生关注的绘画背景肌理的处理,丹松兄进入博士研究生阶段后,已移用于他新开始的“破墨法”研究领域。在当代工笔画家将画面表现得极精细工致甚至到了照相写实地步的同时,丹松兄的探索则是另一个路子,在表现的精粗程度上大抵与传统工笔画等值,而在色彩运用方法上则一步步做着自己的有意思的探索。我时或闪念:这大概正是这位已经不年轻的画家的沉着或底气的体现罢。


丹松兄主打工笔重彩花卉,他笔下所呈现者,除了有“国花”艳名的北方牡丹,更多的是有着鲜明的岭南风物特征的表现对象,以及与之相配的更加浓丽的绘画特点,比如饱和的色彩、丰实的花叶,以斗方、圆形幅式为主的充满张力的构图,最一般的理解应是这样的构图更利于表现热带植物的疯长生机,画面的张力也由此而生。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立春  33×33cm  纸本  2020

凝翠  33×33cm  纸本  2019


我最初听他说学位论文是做“破墨”研究,一度诧异,好似听闻一枚红尘佳公子堕入青灯孤月的单色生活。待有机会读到论文,看破墨的考析、流变其实与墨色互换之间都在他研究范围之内,可知破墨的学术研究与他近年致力的重彩绘画技法其实是相互涵括的关系。破墨造型的实质,实为“现代没骨”,用他在论文中的说法,主要体现于“笔限与非笔限造型、写性与非写性造型、泼墨与泼彩造型”三个类型之中。破墨由来已久,本身即是传统的一部分,在丹松兄的理念中,更赋予破墨造型以溯源于现代造型与传统绘画思想、技术基础上的拓展的意涵,非为否定传统,而是传统在当代意义上的新发展。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玉晖-风华一代  33×33cm  纸本  2020


丹松兄研究、创作重彩作品,并不放弃国画传统之一的墨色造型原理。他凡作画,所念兹在兹的“色当墨用”这一理念岂不是与水墨绘画大相异趣?我私心里一直对水墨画家常谈的“墨分五色”有所保留,以为虽非全无道理,但大半属于托付虚空,即以黄宾虹先生主张的“五笔七墨”来说,看似内容繁富,实则很大程度上是将用笔的变化去补充墨色表现的不足。


当说惯了“墨分五彩”的水墨画家习惯了在单由墨色去观察、附会于现实生活中五彩的同时,丹松兄作工笔重彩,则用了与之相反的观察、理解思路,研究成果正是博士论文《破墨研究》。丹松兄这里的“色当墨用”,在研究与实践中就全都落在了实处,他曾将自己浓彩工笔之作借电脑手段变为黑白单色效果去作研究,将在其他学者那里容易成为理性空谈的墨色主张认真地落实在绘画实践中。如果说水墨画家的作品所要求于观者的是黑白解码能力,丹松作品已是升格版的拼色编码,在丰盛的色彩表象之下,完全兼容“墨分五色”的逻辑关系。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逐东风  45.5×45cm  纸本  2020


当代花鸟画创作有两个维度,一是所反映内容与现实生活密切结合,甚至是直击或紧抱生活,一是似乎与现实生活完全脱钩,追求一种无烟火气的意境。丹松兄的画,通过绘画与现实保持一种有分寸的眉目传情,画中总有一些元素在向身居现实红尘中的观者十分爽利地䀹眼,试探、勾兑着对方的艺术感知神经。这也自然形成丹松作品的风格特点,我认为可用“雅”“实”两个字概括,即他以浓重的色调营造出的雅致氛围来得真实不虚。


这一意境的实现,与他的学术型画家身份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这就要说到当代绘画的一大特点,或者说当代工笔画家与传统画家之间的一个区别,那便是研究型或学者型画家已成为当代画坛的重镇,这类画家与纯理论学者不同,即在于他们在作技法研究的同时,再自然、紧密不过地为绘画赋予墨彩表现的理性成分。当代硕士博士画家在画坛的崛起,已清晰不过地让人看到了学院派绘画的价值和意义,当未来史家回顾当代中国画坛时,学术型画家将是不可忽视的一大突出方阵。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春暮  43.5×46cm  纸本  2017


丹松绘画之“实”,首先表现为属于完全实象的大红与石青两大主色调,以及所表现的全属现实世界中的实有物象。他对色彩的研究有自己的独特方式,青、绿二色在转成黑白时经常会与红色分辨不清,所以在青、绿的选用上就要注重与红色系作出合度的搭配,具体则在于注意颗粒的粗细之分。他通过实验、观察发现,石色中,颗粒粗其显色效果为深,细颗粒为浅,如头绿、二绿、三绿之分,然后再加上染、填、撞、泼、破等不同技术的运用,色彩在浓淡问题上也能得到很好的解决。


与此同时,在画家的理念中,秉持“色当墨用”,自然就为重彩画家往往日用而不察的色彩之运用,寻找到了一个变易的出口。比如,朱砂在画中即是浓墨,二绿为次浓墨,石黄为淡墨。这样不仅在画面的浓淡上有层次,对比明朗,而且在色彩方面也有强烈对比所产生的明快感。画面语言既有严谨的勾染和非笔肌理的随意、斑驳,形成活泼而又婆娑的光风丽日之感。在丹松兄的绘画理念中,中国画是借物抒怀的文心表达,任何创造都发生在本有的范围之内,当然边界也会变化,但变化了的边界仅只是丰富拓展了表达的语言、表现的方式,中国画仍然是在边界之内被人文表达所规定的意象传统。这一切来得如此不突兀,如此如鱼饮水而冷暖自知,不云“和”而云何?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窗  36×36cm  纸本  2013


丹松作品之“雅”,大抵有两个来路,其一,是其用色艳而不俗,在作品呈现红色为主的大面积暖色系的同时,总有更大区域的石青、酞青蓝之类冷色系来浸入更浓的冷逸。其二,则是画中气韵。说到气韵,在写意画家笔下,通常由两种方式来形成,一是书法用笔的贯气,一是幅间大面积留白。工笔重彩要用实际的色彩、笔墨画满幅面,在写意国画那样可以用空缺不画来留白之处,工笔画家只能以另外的手法进行变易或补充。


在丹松兄这里,其作品妙在以破墨、泼色、撞色等手法将表现对象背后纵深的那一层处理为另一种样态的留白,这正是他的博士论文《破墨研究》的题中应有之义。将学术研究与创作实践如此油然之间作无缝融接,这是学术型画家之妙处,同时也是其得大便宜之处,可以说,实践成为学术的坚持支架,而研究为创新增益了理性。多说一句,当代还有哪种学科可以这样将学术研究与创作实践结合得如此密切补益呢?譬如文学领域,从事研究与从事创作往往属于两大阵营,即使偶有身兼二职的能者,二者往往是欹重欹轻绝难平分秋色。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原  33×33cm  纸本  2013


而在“实”与“雅”之间,丹松兄以百般用心求得的是和谐之境。方熏《静山居画论》中说:“设色不以深浅为难,难于彩色相和。和则神气生动,否则形迹宛然,画无生气。”古人所谓“随类赋彩”,在个人经验中其实也是一种追求画面色彩色调的问题。在实践着由线、色、墨构成的不同语言方式筑起的作品整体中,则色彩作为绘画的语言方式之一,实际成为一种有效的情感表达方式。在审视眼光方面,他以墨眼来看色彩,无论是色与墨的组合,还是色与色的组合,抑或墨与墨的组合,其在画面的组合原则都讲求一个“合”字,在色与墨或色与色、墨与墨之间呼唤出一种和谐的呈现,简言之,合到极处,即是和。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映无眠  39×36.5cm  纸本  2019


工笔花鸟画走到当代,纯传统一路似已形成闭合态势。当代年轻画家的创新之路,或是将作品向着更精细方向去画,或是断然放弃传统,改向其他画种借取技法形式,寻求工笔基因组织的根本性改变。前者的精细努力,终归会有尽头,后者的发展前景则离工笔画本意渐行渐远。丹松兄的探讨之路,在不离工笔画根本的前提下,走的是一个开放的路子。他近年“色用墨用”的实践,在摆脱“传统”束缚的维度上前进了一步,让他有机会正视中国画既定的表意结构,同时又丝毫不放弃传统的形质描绘的基础,这样就处于在固守形象的同时进行表意的探讨。这是一次执意于传统,虽经悉心探讨,而始终游走于中间地带的艺术家的行走之路,只是,他以处在此二维之间的努力,使未来中国画创作的这一维度领域愈见辽阔。一句话,虽然作品表现“日新、日日新”或甚至光怪陆离,但在观者的心灵目光的扫描中,仍以原有结构底色而被识别。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溢  49.5×48cm  纸本  2014


如今丹松兄已届知天命之年,未来的探索于他而言,应极为从容自然。他的技法表现特点,已不啻具有了个人画风的二维码,作品上即便不落款(他多数作品即只落穷款),令人一眼扫到,也会条件反射般反应出作品的归属以及作者倾注其中的传统与创新的基因衍变。从这层意义上说,黄丹松绘画实践的历程与延伸,可为研究当代学术型绘画创作提供一个研究课题。


其他作品

Paintings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玉晖-香清月圆  33×33cm  纸本  2020

玉晖-有花自安  33×33cm  纸本  2020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芳馨远致  43.5×47cm  纸本  2020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谷雨  30×30cm  纸本  2013


关于艺术家

Artist


黄丹松:工笔重彩创作的艺术扫码与传统新变


黄丹松

Huang Dansong


1971年 出生于广东揭阳

师从林若熹先生,现居于广州


教育履历

1996 毕业于汕头大学美术设计系美术教育专业 文学学士

2013 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中国画学院 文学硕士

2019 毕业于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生院 博士学位


出版

《黄丹松作品集》(北京:文化艺术出版社,2013.9  ISBN978-7-5039-5668-3)

《黄丹松工笔花鸟画精品集》(福州:福建美术出版社,2019.7  ISBN 978-7-5393-3956-6)


个人展览

2016 夏花——黄丹松2016  荷堂  广州

2013 肆意绽放:黄丹松作品展  广东省林若熹艺术基金会  天泰美术馆  广州


作品收藏单位

广东省林若熹艺术基金会  法国美术家协会  鲁逸堂  力利记艺术  天泰美术馆  雄安丹青书画院


本文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END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