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曲画廊 | “钢铁大男孩”韩巨良
2020-10-28
日期:

火车对我来说代表着一种英雄主义。我喜欢火车开过时,钢铁与钢铁碰撞时发出的那种声音,雄壮,铿锵有力,现在没有这种声音了。

——韩巨良

上海60后画家韩巨良,在20多年的绘画生涯中,对火车的痴迷让他变成了画火车头的“专业户”。


只要聊起火车,韩巨良就滔滔不绝,如数家珍。韩巨良的爷爷在铁路工作,父亲韩和平是连环画《铁道游击队》的作者,韩巨良从小就对火车有一种挥之不去的情结,并沉迷于蒸汽机车当中不能自拔。


原曲画廊 | “钢铁大男孩”韩巨良


韩巨良


20多年来,韩巨良的火车头作品屡屡参加全国大展并多次得奖,如果把他各个时期创作的作品集中起来,不亚于走进了一家火车博物馆,因为它们几乎涵盖了历史上所有重要的蒸汽机火车型号。近年来,他的艺术探索更具有实验性,直接推进到机车结构图,这也是韩巨良始终在寻找的“机械之美”和“技术之美”。


站在韩巨良的火车头作品前,有人如此感叹:“在他的生命里,一定奔跑着一列火车。”


原曲画廊 | “钢铁大男孩”韩巨良


德国皇家巴伐利亚18型机车

布面油画 韩巨良


火车本身代表一种技术,又有美感,有很多美学价值的东西可以挖掘,对于技术的迷恋,这是他画火车头最原始的想法。


火车开过时,钢铁与钢铁碰撞时发出的那种声音,雄壮,铿锵有力,这是火车独有的美学价值,火车对韩巨良来说代表着一种英雄主义。


原曲画廊 | “钢铁大男孩”韩巨良


动力-皇家哈德逊2850号

布面油画 韩巨良


韩巨良曾经按照机械图纸,专门画了一批铅笔稿,包括柴油机气缸、电动机等零件全部画出来,把几百张图纸放在一起,它本身产生了一种美感,有疏密,有厚度。他想通过绘画,让大家看到技术美学的力量。


原曲画廊 | “钢铁大男孩”韩巨良


技术美学-前进型

布面油画 韩巨良


近20年来,他的主要题材就是火车,韩巨良觉得艺术家首先要迷恋一个东西,不迷恋肯定成不了艺术家。米开朗基罗迷恋肌肉,迷恋人体,迷恋力量和英雄主义,他成功了,只要迷恋不产生负面作用,都是很好的东西。


画画对他来说,是自身的一种精神需求,带来一种精神愉快。生存确实离不开经济基础,但韩巨良认为到一定程度就够了,再追求就是多余。


原曲画廊 | “钢铁大男孩”韩巨良


南非红魔机车

布面油画 韩巨良


本文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END ·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