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奇迹已经站在那里
2020-10-27
日期:

“有消息从乐园来

这是个迷路的消息

带着一则消息的幼弱”


一个奇迹已经站在那里


《乐园》选诗

昆鸟


《乐园》序诗:鞭


陌生的春天

在我身上

试它的旧毛衣

桌子摆在雨里

手放在桌上

这就接近全部

从少开始

接近匮乏


你薄暮时的院子

白色玉兰满枝通明

而顺着黑色树皮的弱光

人脸带着噪音闪了几次

又借一滴新雨的重力

流向根部


人已经走远,而噪音年轻

采着低小的诉说之蒿

沿一道布满树坑的长岸

把荒绿领进昏冥,暮色

像被初孕的母兔嚼透

又吐在原处

粪便,叶子,泥土


就是在同一道岸上

一只久站的鹤

突然把身体挺直

在双翅抖出的微风中

从它的三角喉咙

甩出一根银色鞭梢

当鞭子开始唱歌

那可要扯动你的手臂


2020.3—5.16


一个奇迹已经站在那里


©Lin Fengmian | Birds on Branches


奇迹(一)


一个奇迹已经站在那里

空地上的光明

你不要走,也不要接近

免得她沦入世界


跟紧它,但不要踏足

绕着它走,不要计数

让心去预习

让未知的被牢记


未知的是礼物

礼物是易失的钥匙

钥匙是一样的两把,合起来

是婚饼,也是虎符


你要心明眼亮

一个奇迹已经站在那里

她已经信任了你

别让她沦入世界


2020.5.14—6.20


新路


此刻,我走的是一条新路

这是一段两端截断的路

打开在两边的,是我从未见过的新田野

陌生人正在南风中打理新耕的土地

绕着墓碑和大树,杨絮

不知道想走还是想停


对我来说,这是一条太宽的路

因此不是一条去找你的路

我走过扶着锹休息的人们

槐花和柏油的气味也走过我

彼此的眼里,满是陌生人的亲切


而我仍怀揣疑惧,我知道

我正走在一本倒扣的书的书脊上

有时,危险看起来就像舞蹈

有时,舞蹈比道路更像道路

我不知道,写在路基之下的

是故事、箴言,还是谶语


恐怕还需要一些时间,这条死路

才会站满人,才会开放给生活

还有爱,也要以更深刻的方式

被全都说过谎的人们,经历为命运

而此刻,尽头的长墙背后

不倦地放大着的天空底部

正升起一只金箔风筝


2020.5.6


一个奇迹已经站在那里


©Lin Fengmian | Harvest


乐园


有消息从乐园来

这是个迷路的消息

带着一则消息的幼弱


我将养育这消息

直到它能以我为食

为翅,为乐园


2020.5.16



马,冲锋

冲锋是她在守护


第十八个冲锋

斋戒日


深追这斋戒

狼居胥之路


只有你不迷路

彗星


2020.5.18


一个奇迹已经站在那里


©Lin Fengmian | Five Naked Ladies


不道德箴言与两支火


一、

那滋养过我的说:“变成我。”

但我暂时不。我们应该开始守望,像赌徒和他的下一张牌。


二、

五月是醉乡,六月是来路。你何不更勇敢,与连夜超越自己的鸟交换反复灾变的啼唤,让不想知道的越来越多?如果你相信,云层就能把你叫醒。


2020.5.26



1.马梦

梦,那么圆地推动了我,我干净了。

已经填满整个的舞场,已经太大。


我已经不存在,又不能完全是你。

只是火里的另一支火。火被火滴醒。


马的睡息在最近处成熟,我完美了。

而你完美地是三个:亡徒,女人,居所。


2.鸟梦

死后回来的人在衣香上寻找自己的死。

他多难过,好像已经明白自己找不到。


出自最深者就离了水,用了最重的翅。

给水圈一次真实吧,它不能长久。


不要惊动它,让它自己去肯定。

让它保持为圆,它是我的甲胄。


2020.6.6


一个奇迹已经站在那里


©Lin Fengmian | Plum Tree and Birds


可携带的海市·宋国猎人,坏猎人


“坏猎人,我知道你没有入睡。”

“没有,但我枕下的年轮需要休息。”


“它有多老?”

“它不老,比起你我,它还童贞。”


“野兔跑过去了,进了菜地。”

“朝我开一枪,铁砂要装够。”


“你真不像个猎人。”

“但我是。我也是野兔。”


“渴望转化的猎人,你啊,坏猎人。”

“转化两次。第一次死于野兔,第二次归于你。”


“你可以吃吗?”

“吃吧。变成你自己。”


2020.6.14


明石


你将寄来礼物

我的镜中之心

一块明石

取自婚礼中央

正被明天留宿


石头无需包裹

光明有信之物

不刻一字

未去未来

已在中途


2020.6.20


一个奇迹已经站在那里


©Lin Fengmian | Boats on Coast


鸟群归来


1.

最初的动静,云层松动

最早的坠落,几只死莺

早落的天空的谷子

无人接力的使者

被它携带的消息压垮

而消息,不用说出就被认定

接着是沉默

沉默还在磨砺大门的口径


鸟群即将归来,树冠一动不动

草丛,直立的马鬃

天线般的儿童,阴影

阴影被光线赋予体积

明亮的阴影,可以进入的冰

戏剧,报幕员的咳声

镇纸,崭新的沉重,蛇身

仍在经过你的前胸


哈欠,改变了梦的音区

醒来吧,用睫毛

碰一碰停在你指尖的雄蜂

一只窃来的蜂箱

寂静分泌着寂静

从木板的缝隙溢出

几乎要滴下来,纯粹的生命


云层的大门缓慢地移动

终于来到头顶,于是

鸟群归来,鸟群用翅膀收复

首先笔直如音柱

俯冲的文字,归向大地之书

鸟群,在底部进入平流

鸟群扩张,用忍住的喧嚣

积累它的电伏

就像它们仍然昏迷着

等鸣叫的本能从背后追来

归来的鸟群,将再次上升,从此

它要适应这空间,要在这里居住


而一切仍需要营筑

营筑空间的凹陷和瘤突

鸟群,用颤动的悬停

在空间中生成空间的房屋

鸟群,飞成直线和折角

把自由的意志压缩为道路

鸟群,在薄暮时为面孔

把空间纳入它的叙述

洪水般归来的鸟群

发现了每一棵可以落脚的树


鸟群的回归仍需要完成

它们是需要一遍遍打开的指令

它们分裂,折叠,回旋,变形

它们急坠,超升,穿插,聚拢

空间中充满鸟群的轰鸣

归来的鸟群,揭示空间的全部运动

归来的鸟群已如此加于我

而归来的意义仍然晦暗不明

这空间的筏子,空间的琴弓

归来的鸟群,空间的巨响与铁证

鸟群归来,我的处所进入漂浮

我一直注视鸟群,我的安宁

深深寄入鸟群难测的飞行


2020.7.31


一个奇迹已经站在那里


©Lin Fengmian | unknown title


2.

这次终于是鹤

鹤群,灵魂的起落架

无尽完善着的倒影

这次它们横着飞来

双足累月地与大地平行

出发时它们仍然年轻

把不成熟的头埋进风中

如今众鸟中已无人比你更老

比你更易睡,也更易醒


衔走那些过密的刻度

把尺子的超越一次厘定

啄食,用燧石般的嘴

水滩已因忍耐而丰盛

然后跳跃,制造一点微风

然后停歇,用一只脚存在

一只脚做梦

生命的高脚杯已满

危险的和谐,脆弱的平衡


子午线,鹤的队列

沿着我的屋脊振动

众鸟之中你最像鸟的理念

露骨的踝踵

拄着果核型的灵

不停转动的头颈

老者隐晦的机警

每一次迟疑的迈步

都让新的圆心觉醒

鹤群,多羽而洁净

笔直地涉过我眼中的星簇

像体温计里的汞


在这浅梦里取食

你们不要踩坏我的脸

那张脸已无可揭示

其中的一切都已贫穷

走开吧,鹤群

我已经不是受祝的门庭

在你脚下的

是一只太薄的瓦磬

它的音色

已在你的羽管之中

如果你侧过耳朵

将听见自己的倾听

我们彼此是处所

也是处所的空洞


2020.8.2


3.

鸟群归来,化作话语

注入我们每天的杯子

竟倒得那么满

经不起一丝晃动

哪怕是口唇的轻轻一碰

只要有一滴落地

话语就要把我们战胜


2020.8.4


本文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 END ·


相关推荐: